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千颜的手帕

第六十八章:千颜的手帕

        折腾人?

        田香果恍然大悟,她们两个把她叫过来,该不会就只是想折腾折腾她?

        就这样?

        没了?

        田香果打心眼里佩服这两个人,怪不得有句老话叫伤人一千自损八百呢。

        陈美丽被她娘拎着耳朵,手里还没有停下往嘴里面塞饭,吃的她苦着脸,嘴巴不停的嚼着,好香,大米饭的香味儿混合着鸡蛋的香味儿,咀嚼的瞬间葱花成了灵魂一般的点缀。

        聂玉兰被她贪吃不要命的样气的肺子都要炸了,要不是这里人多,她绝对要大巴掌糊上去。

        教训又教训不了,聂玉兰只好暂时作罢,松开手整理了下头发:“小姑娘我这个闺女不懂事,有时候就喜欢做弄人,这样,也不能让你白来一趟,婶子给你五块钱,你拿回去就当辛苦费了。”

        她也不想掏五块钱出来,五块钱能买多少东西呢,鸡蛋都能买几十个了。

        可这个钱不得不掏,袁厂长在这里看着,美丽在家里作弄人,普通人也就算了,偏偏被袁厂长瞧见了,田香果手艺这般好,以后指不定能有多大的作为呢。

        这样的人不结交且算了,万万不能得罪的。

        可惜她和她男人精明了一辈子,就生了个陈美丽,陈美丽还蠢笨的跟头猪一样,一点脑子都没有。

        聂玉兰是十分肉疼的掏出了钱,脸上偏偏还得带着笑容。

        陈美丽吃完了,肥胖的脸上沾着大米粒,瞪圆了眼睛看着聂玉兰手里的五块钱:“娘你给她干啥?”

        “干啥?你叫人过来,折腾人,还不给人一点辛苦费了?闭上你的嘴,等会儿人走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聂玉兰语气恨恨的,吓得陈美丽不敢说话,扔下勺子钻到了屋子里面反锁上门。

        她靠在门上:“只要这两天不出去,娘就打不到我,哼,等爹回来了,娘更别想打她了。”

        陈美丽跑了客厅里从视觉上宽敞了不少。

        田香果把钱收下了:“谢谢了,玉京我们走吧。”

        袁红猛地看向沈玉京,嘴唇颤抖:“你叫……玉京?”

        没错了,千言手帕上就秀了一个京字。

        沈玉京对大家都非常有礼貌,哪怕不喜欢也不会冷脸的人,此刻却忽略了袁红的话,起身向外面走去。

        田香果对袁红挥挥手,搂着沈玉京的胳膊走了。

        林灿月和冯大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紧忙站起来也走了。

        出了筒子楼,林灿月和冯大友追了一会儿才追到走到门口的田香果还有沈玉京,林灿月的面色说不出的扭曲:“田香果你也太没有礼貌了吧,我带你出来赚钱,你走了都不等我一下,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恩人吗?”

        沈玉京似乎有心事,从陈家出来以后就心事重重的摸样,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脸色已经有些绷不住了。

        田香果搂着他的胳膊,有些跟不上就一路小跑跟着他。

        林灿月在后面穷追不舍,她只好拉着沈玉京停下来,田香果拧过身子,爆竹一样噼里啪啦的把话炸了出去:“林灿月我不怼着你的脸骂你就不知道咋回事是不是?”

        “你是真的想给我找工作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陈美丽打算给我玩仙人跳,想着把我叫过来几次,帮你们白做饭,你们俩看我来回奔波就可以躲被窝里开心了。”

        “万万没想到我来到这可以拿到五块钱,还能被袁厂长相中?怎么,没算计到我心里难受不甘了?”

        田香果心里面记挂着沈玉京没空和她浪费时间墨迹这点子破事。

        林灿月捂住嘴:“你,你是女妖精吗?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些话她可是都没有告诉大友的,田香果怎么会知道?

        “别想了,以你的智商是想不明白的,我劝你有空算计我,不如多想想你自己,有空跟着白香玉害人,不如想想她会怎么害你。”

        林灿月把嘴捂的死的不能再死,太可怕了,田香果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冯大友没想到林灿月把田香果叫过来就是为了干这事儿,他把林灿月拉到身后:“田同志,是灿月不对我替她向你道歉,以后我会看着她,不会再让她麻烦你了。”

        现在的田香果已经不是以前的田香果了,袁红是棉二厂的厂长,棉二厂在这个地方是非常出名的大厂子,田香果有魄力和袁红搞合作,说明这个女人胆识过人。

        连聂玉兰都要给她几分脸面,他不能得罪她。

        聪明人都知道不能得罪人要联络人,灿月这次太过分了,嫁到冯家了还不知道多考虑一下冯家的处境,每天就知道巴结白香玉,从来不肯想想如何增强自身。

        田香果知道冯大友聪明,她也爱和聪明人一起玩:“好,我们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自便吧。”

        “嗯,路上慢点。”冯大友点了点头。

        等田香果和沈玉京离开,林灿月想在背后骂几句耍耍威风,没等她开口,冯大友冷冷的甩开了林灿月的手。

        林灿月一脸懵:“大友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怎么了?林灿月我们相看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的你温柔可人,知书达理,你看看你现在,嫁给我以后装也不装了,每天除了吃就是喝,早晚要和陈美丽长得一样胖。”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袁厂长很喜欢田香果,并且似乎还认识沈玉京,沈玉京又是个团长,我们冯家虽然是万元户,但也只是有那么点闲钱,比起袁厂长,比起沈团长,你觉得我们能得罪的起吗?”

        “你是不是想把我搞得家破人亡你才开心?”

        冯大友显然气得不轻。

        林灿月第一次看他发这么大的脾气,有些畏惧了:“大友我不是,她们再厉害难道还有白司令厉害吗?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那你知不知道白香玉是这两年才被白司令接回去的,前十五年,田香果叫白香果,她才是白司令从小带到大的孩子,白香玉就是个泥腿子,蛇蝎心肠的女人,只有你再会把她当成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