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吃一个烤地瓜吧!

第六十九章:吃一个烤地瓜吧!

        “你说什么?田香果怎么会和白香玉有关系呢?”

        林灿月傻眼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她们两个除了名字里面都有个香,完全是八竿子达不到的关系好吗?

        “大友你实在骗我吧,怎么会呢?”

        林灿月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她已经开始慌了,因为冯大友从来不会骗她,他的表情也不像在骗人。

        冯大友一开始也不知道田香果和白香玉之间的关系,也是咨询了二婶才知道的。

        他把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全都告诉了林灿月,林灿月听着听着,表情渐渐地放松了,她搂住冯大友的胳膊撒娇:“大友那你怕什么啊,田香果终归是田家的孩子,白香玉才是白家亲生的呀。”

        “我讨好白香玉还不是为了你嘛。”

        “我也想给你帮忙啊。”

        说着晃了晃冯大友的胳膊。

        冯大友最吃不消的就是林灿月的这套了,他语气也软乎了一点:“灿月,我不想要求你怎么样,你只要安安分分的在家生孩子带孩子就行。”

        听到孩子林灿月松开手,她自己还只是个小孩子,怎么带?

        嫁人了就只有这一个活了吗?

        田香果婚后还可以出来赚钱呢,一下子就赚一百多,她有时候也挺羡慕田香果的。

        “至于我生意和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要操心,我自己会想办法的。还有,你不要觉得田香果不如白香玉,人家也是养在白家十几年的孩子,白老爷子特别疼她,真的惹怒她,我们都吃不消的。”

        “灿月你想想,白香玉想对付田香果,为什么不直接自己动手,非得利用你呢?那是她怕自己惹怒了田香果和家里人不好交代。”

        “只有你这个傻子才会去得罪她。”

        冯大友说的口干舌燥,林灿月还一副我在为你好,你为什么要说我的委屈摸样。

        林灿月想说,我这样帮白香玉,白香玉才会记得我们的好,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人家不需要别人帮忙,又怎么会轮到她呢?

        …

        县城比生产队的生活水平还是强了不少,虽然也没有强到哪里去,不会像京里大家穿的好,吃的好一些。

        大部分人有工资拿,可以看书看报纸。

        县城里的人穿的比较整齐,算不上多时髦,街上偶尔才能看到一辆自行车,四个轮子的轿车太稀奇罕见了。

        现在家里没债,得了五块钱田香果想给孩子们置办点有营养的东西吃,再说马上开春了,糖糖朵朵的个子也长了起来,该给她们做两身新衣服了。

        她不打算缩衣减食给苦哈哈的攒钱,孩子们童年,她的年青时代统共那么几年,肯定是努力拼搏自己享受嘛。

        沈玉京心情明显不大好,她拉着他出来逛逛,顺便能散散心。

        田香果对于爱情是没有什么经验的,但是她也知道,人是需要陪伴和关怀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买买买,逛逛逛,看到生活和希望,心情肯定就好了。

        她抱着沈玉京的胳膊,跟着他往百货楼的方向前进,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

        当下有几句话挺流行的。

        官见官,比洋车(自行车),你永久,我飞鸽。

        干部见干部,比比条绒裤。

        咋你这个小孩吃的胖?俺家有人在食堂。

        咋你这个小孩吃的瘦?俺四两指标没吃够。

        几句话就反映了当下的情况和一些后门,田香果叹了口气,说来说去,哪个年代的老百姓也不容易啊,好在后世慢慢都好起来了,大家争着奔小康了!

        沈玉京早就没什么情绪了,他脸上没表情,是因为平时也没有表情。

        倒是打着带他散心的田香果,眼睛滴溜溜的转,盯着自行车看,又盯着妇女同志看,总之是看遍天下一切人和事,就不说看看他。

        “田香果,你真的是出来陪我散心的?”

        沈玉京有些憋闷的问。

        田香果不看了,立马转过头瞅着他,瘦了一些,田香果的小脸蛋包子一样软白,弹弹的十分可爱,大大的眼睛圆溜溜的,像两颗葡萄,嘴巴莹润饱满,和开春了打在枝上的花苞一样。

        “对啊,我现在不就是在陪你嘛!~”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沈玉京看到田香果的脸瞬间就消气了。

        “嗯。”

        “诶!前面有个卖地瓜的小窗口,我去买。”

        她松开沈玉京的胳膊跑了过去,跑到窗口就闻到了浓浓的地瓜的甜香味儿,田香果把绒线帽子往上面抬了抬:“老板,我要个地瓜。”

        这个窗口开的很小,有点偷偷私营卖地瓜的感觉。

        里面是个几平米的小地方,烧着热乎的炉子,路子上面放了各头大小不一但是都很饱满的地瓜,一个中年男人用铁钩子给地瓜翻个个儿,听到田香果的话被逗笑了。

        “可不敢可不敢,我算什么老板,就是个卖来地瓜而已,你要哪个?”

        田香果要了一个大地瓜,嘿嘿嘿,一个大地瓜就只能一起啃着吃了。

        远处,沈玉京站在铺满了雪的街道上,身后的建筑比较矮,颜色灰蒙蒙的,他一身军绿色的大衣笔直的站在那里,像一道独一无二的风景线。

        男人的身姿随时随地都挺直的如松似竹,英姿勃发。

        田香果花几分钱买了个大地瓜,美滋滋的捧着地瓜转身,抬眸的瞬间沈玉京的身影便入了她的眼,田香果一瞬间就看愣住了。

        好…好帅。

        沈玉京发现她发呆,抬起手想里面勾了勾,田香果被勾魂一样叫过去,献宝似得把地瓜递给他:“感觉很甜。”

        她个子在妇女同志里面是中等的,一米六三左右,但是在一米九的沈玉京身边有点矮,抬起手昂着头,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沈玉京接过烤地瓜,站在路边撕破烤地瓜的皮,被烤的皮有些焦黑的皮列了个口子,露出里面饱满的,面面的,橙黄色的地瓜瓤。

        沈玉京把剥开的地瓜抵在田香果唇边:“小口咬,热的话慢慢吃。”

        田香果心里砰砰撞了两下,陈年老鹿光荣赴死。

        她也没客气,男人嘛,不能和他太客气,她张开嘴小口的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