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不能当素和尚

第七十章:不能当素和尚

        地瓜的香气在嘴里面化开,简单处理的烤地瓜味道都大差不差,主要是食材好,都是吸满了土地营养的地瓜,十分有地瓜味儿。

        田香果吃的很满足,她抓着沈玉京的手把地瓜推过去:“你也吃嘛。”

        嘿嘿嘿…快吃,吃了就是间接接吻了。

        沈玉京又剥开了一些咬了一口,田香果看他吃完,抱着他的手紧着吃了一口。

        她那二两小心思能藏的过沈玉京?

        以前要是有女人和他吃一个,他想想都觉得恶心,对面是田香果打着小主意过来啃几口,他心里不抵触,还觉得没那么生气了。

        吃完地瓜,田香果舔了下嘴唇:“走吧,咱们给糖糖朵朵扯几块布,让我娘给她们做两件新衣服。”

        “可以多扯一点吗,给招娣也做一件吧,孩子挺可怜的。”

        但是她现在成家了,赚的钱都是小家的,新布不便宜,得沈玉京同意才行。

        前面路上有雪坑路不平,沈玉京自然地搂住田香果的肩膀,把地瓜放在她手里:“我已经吃饱了,你来吃吧。”

        肩膀上多出来的重量一下子压在了田香果的心脏上,她的肩膀都像麻了一样。

        田香果嘴里啃着地瓜,心思全在沈玉京身上。

        她捧着地瓜,眼睛看着地上的坑,感觉雪凹下去一块,就故意往那边走,抬起脚踩上去,果然是个坑,田香果诶呦了一声,栽倒到沈玉京的身上。

        靠着沈玉京坚硬的胸膛,田香果闻到他身上干净好闻的味道,非常舍不得起来,没等她享受一会儿,脖领子被沈玉京给提溜了起来。

        田香果尴尬的抬起头,对上沈玉京似笑非笑的表情。

        耍流氓被抓包了。

        田香果不以为耻,自家男人怕啥。

        “我刚刚不小心踩到坑了。”

        沈玉京笑容加深,原本精致俊俏的面容有了几分气质上的变化,他平时就是根正苗红的兵哥哥,现在有了几分痞气,比平时冷着脸的样子更加的蛊惑人心。

        “不小心?你的不小心就是挑了半天,找到坑踩进去?”

        田香果回答的理直气壮:“那怎么了?我算计我男人,我没算计野男人,我很丢人吗?你让你自己老婆做出这样的行为,你都不检讨一下自己。”

        “沈玉京,你真的很失败诶。”

        沈玉京:“……”

        无话可说。

        田香果除了手艺好,剩下的就是嘴好。

        在大街上也不能针对这个问题讲明白,沈玉京把田香果拎到了百货楼。

        百货楼人来人往,卖什么的都有。

        到了楼里,沈玉京把田香果扔到了一边,跟在她身边,但是绝对不让田香果靠近。

        这么多人,挨得太近会被人批作风有问题,有伤风化。

        田香果进了百货楼没有继续缠着沈玉京,她在货品里面挑选起来,刚开始看的眼花缭乱,瞧到价钱后就淡定了,最后在角落的布摊子扯了几尺布,浅蓝色的花布,看田香果会说话,对方还低价卖给她十几个白色的小扣子。

        买完布花了钱和票,剩下的也不够多了。

        田香果又买了点松子糖,有点甜味儿,偶尔给孩子们吃几个就行。

        她拿着布和糖招呼沈玉京回家,沈玉京看到她手里的布蹙了下眉毛:“怎么没多买点布,你自己不做新衣服吗?”

        田香果抬起头笑了笑:“我现在胖,等我瘦了穿以前的旧衣服就行,都是从白家带回来的,质量特别好呢。”

        衣服款式都是白家的爹娘从沪上或者国外买回来的,款式过几年都不会落后,好的她都没舍得拆了给孩子们做衣服。

        等她赚够钱,多给孩子们买几生洋气的衣服。

        回去的路上田香果和沈玉京说:“等咱有钱了就给糖糖朵朵买小皮鞋,带大红花,咱家孩子长得好看,随便打扮一下都跟着小仙女儿一样。”

        沈玉京颔首,非常认同田香果的话。

        去公社找二柱子的路上,同来时一样,沈玉京背着田香果,折腾一天田香果都有点困了,趴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等她再睁开眼,竟然从家里的炕上醒来。

        屋子里烧的热乎乎的,沈玉京带着孩子们在炕头学习写字,孩子们抓着铅笔,在刀纸上一笔一画的写字。

        田香果迷蒙的爬起来,揉了下眼睛,糖糖发现她醒了,稀罕的将铅笔放在纸上,爬起来朝她跑过来,堵着小嘴巴笑的像朵花一样。

        “糖糖看到布了,谢谢娘。”

        吧唧一下在田香果的脸蛋上落了个吻。

        田香果心尖瞬间就柔软了,把孩子捞进被窝:“不客气。”

        朵朵也凑了过来,俩孩子围着田香果亲了又亲。

        沈玉京看着自己老婆孩子热炕头闹着玩,神情忍不住柔和了许多。

        孩子们玩够了,肚子也饿了,沈玉京把煮好的饭端上来,吃完饭洗洗又睡了,田香果睡了好几个小时睡不着了,清醒的时候和沈玉京躺在同一个被子里面,她就忍不住抱着沈玉京心猿意马。

        “别闹。”

        沈玉京抓住她的手,把她定住。

        “睡觉吧,明天要起来干活。”

        他要在回部队前把房顶补一补。

        田香果知道他忙,可她就是……就是……

        “我们也结婚这么久了,你不能总让我当素和尚啊。”

        沈玉京:“……”

        这个女人的嘴,为什么可以这么大胆?

        “田香果,有些事情要水到渠成,要有气氛,我现在对你没有那种心思。”

        田香果哦了声:“要不然我明天再给你下点药?”

        沈玉京:“……”

        田香果看他不出声,以为他不想搭理她了,她咕喏了声,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她刚清心下来,身边的男人忽然翻身压上来。

        沈玉京高大的身子重重的从上面压下,他俯首准确无误的堵住了田香果的唇,男人的吻像急雨,又重又密,把田香果亲蒙了。

        呼吸交缠,在静谧的夜里无限扩大发酵…

        田香果理智被抽空,身子软了下去,软成了一摊水。

        沈玉京亲了她一口,攻城略地,抱着比棉花还软的身子,他的眼尾慢慢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