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大明武帝崇祯在线阅读 - 第7章 王家彦勤王

第7章 王家彦勤王

        不过崇祯皇上一点也不显少,这些都是正统的京营兵,其中还有几十名火器兵,虽然他们的火器崇祯皇上一点也看不上,都是一些秘鲁铳,鸟铳,三眼铳,四眼铳,也就是最落后的火绳枪,连遂发枪都没有普及。

        但这对当时的大明朝军队来说算得上是京营兵中的精锐了。

        有道是兵在精而不在多,将在谋而不在勇。

        带着这样一队兵将冲锋陷阵,可比带着太监兵威风多了。

        这些兵将现在都知道,皇上站在自己面前,能够得见真龙天子一面,能够被天子亲自接见,这是祖上八辈子都集不来的荫德。

        王家彦都跪下了,他们焉能不跪?

        崇祯皇上一摆手,让他们全都起来,“各位都是我天朝的精兵良将,在天朝多事之秋,尔等功勋必将载入史册,朕定当与尔等共进共退,共存共荣。”

        崇祯皇上又是一顿鸡汤灌的,这些兵将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为皇上征战沙场,留名后世,荫德子孙,光宗耀祖。

        至于死算什么呢?吃粮当兵本来就是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的买卖。

        “王爱卿,你带着他们进宫侯旨,稍后朕要赐宴。”

        “臣遵旨,臣谢主隆恩。”

        这些兵将一听说皇上要赏赐他们宫廷御宴,越发觉得荣耀了。

        这一趟来的太值了,只有那些傻逼脑子进水的货才会背叛朝廷投靠流贼,骂名千载。

        当今天子多好的圣主啊,堪比尧舜。

        王家彦这队兵将感激满满的进了宫,宫门还没关上,又一队车马开过来了。

        最前面的是员武将,银盔银甲白战袍,腰中悬剑,坐下红鬃烈焰马。

        火红的盔缨在晨风中飘扬,在初升的太阳照耀下格外亮眼。再后面是几十名家丁步将拿着刀枪棍棒,驱动十几辆车子,排成了长队,马蹄踏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崇祯皇上一下就认出来了,来的正是驸马都尉巩永固。

        朕的第一道旨意就给了他,他却落在了最后。

        不过崇祯心也落地了,这是皇亲国戚,当然不比其他兵将,他又是个武将,崇祯皇上的身边太需要这样的人了,只是他带的人有些少。

        不是让把府兵家将全都集中过来吗?怎么就这几十个人?

        “臣叩见皇上,勤王来,望皇上赎罪。”巩永固甩凳离鞍,下马磕头。

        “驸马,都是一家人,就别客气了。”崇祯说着,又看了看这支队伍,虽然只有几十个人,但是卧虎藏龙,因有两个人家将打扮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虽然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但是崇祯皇上一眼就能看出这两个人的武功修为,一个是炼体境三层高手,另一个是炼体境四层的高手。

        论武功修为,都远在驸马巩永固之上。

        巩永固一看皇上真是慧眼识人,赶紧把他们两个喊过来见驾,一个是风雷手韩印,五短的身材,车轴汉子,身后背着一双判官笔,炼体境3层。

        另一个是细高挑的老者,50来岁年纪,花白山羊胡,高颧骨,脸庞清瘦,人称八步登空草上飞杨万里,身后背着一把鬼头刀,炼体境4层。

        此二人乃是驸马府看家护院的武教师,心腹家将,追随巩永固过多年。

        这两个都是江湖中人,不过他们隐藏的很深,连巩永固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只知道他们两个身怀绝技,对驸马忠心耿耿。

        崇祯皇上赞许的点了点头,这种以一当百的武者风毛麟角,放到军中那就冲锋陷阵的大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这两个人至少能够抵千百兵将。

        “从今天开始,你们二人就是军中百户,驸马府的几十名家丁府兵,暂时归你们统领。”

        崇祯皇上一句话,他们俩就有了官身。

        百户虽然不大,但是在军中有实权,还有俸禄,有功了还可世袭。

        二人赶紧拱手谢恩,却没跪倒。

        江湖中人大都看不上朝堂中的官职,有道是当差不自由,自在不当差。还有伴君如伴虎之说,因此他们绿林人士都不屑这种功名。

        他们在意的是侠义江湖,快意恩仇。

        但是朝廷如此接见和加封,无疑是一种难得的恩宠。

        说不感念皇上的恩德,那也是假的。

        巩永固也替二人谢恩,然后把全部的家底都拉过来了,详细奏报。

        驸马一向行事谨慎。

        偌大的驸马府,怎么着也得养个千百的府兵家将,但是他知道当今皇上崇祯最忌讳这个,因此没敢收容过多的私人兵将,就这么八九十人,全都带过来了。

        另外还拉过来,十几车的粮食共有500石,粮食倒也罢了,还有几车金银细软。

        白银一共是5万多两。

        其实堂堂的驸马府远不止这么多金银,巩永固多了个心眼儿。

        因为他知道皇上喜欢秋后算账。

        前段时间皇上带头募捐,他这个驸马也没有出多少银子,现在露富,会不会日后遭殃啊?

        因此驸马留了一手。

        接到旨意之后,夫人已经上吊,他也没了牵挂,把家里的奴仆,丫鬟家将院工等等全都集中起来。

        把那些奴仆老弱病残全部打发走,临走时巩永固把金银细软全部搬出来,让他们随便带。

        用驸马的话说,伺候他们家这么多年了,不能寒了他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