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大明武帝崇祯在线阅读 - 第15章 金铉血战金水河

第15章 金铉血战金水河

        论武功修为,两个人都是炼体境3层。只是王承恩步下功夫高一些,宫中的太监不善于骑马。

        而流贼头子是马上战将,久经沙场,上马抡刀的功夫更强。

        两个人各有长短。

        两个人刚一接触斗了几合还没分出胜负,韩印杀过来了,凭他的武力如入无人之境。

        韩印一看王承恩拿不下这个流贼头子,也不管胜之不武了,飞身一掌将流贼头子啪落马下。

        流贼头子也不含糊,摔落在地一个就地十八滚滚出多远,被手下兵将扶起来。

        “叔叔,您怎么样?”手下副将马铭道。

        与王承恩缠斗的正是李自成左营果毅将军马世耀,属下副将马铭是他远房的侄子。

        马世耀大顺军中的大将,在右威武将军刘汝魁之上,论地位在李自成的左营仅次于左营制将军刘芳亮。

        凌晨,他们叔侄率领一千多人马冲进了皇城,见人就杀,见人就砍,一直杀到天亮,一直杀到大街上再也找不到明军的踪影。

        这时有人报告说明都城已经被他们占领,闯王巳时就要进城,这些人心中高兴,但是感到疲惫,有的还走散了,这才在金水河附近休整待命。

        不料一支百人左右的明军从胡同里突然杀出,为首一三十来岁的武将马快枪急,一下子将他们的队伍冲了七零八落。

        马世耀赶紧组织人马和这支明军杀在一处,一柱香的工夫后,明军终于寡不敌众,剩下四五十人边战边退。

        马世耀大怒,扬言要将他们赶尽杀绝,纠集人马在后面紧追不舍。

        没想到追到这里遇上硬手。

        “娘的,这个死太监挺厉害,还有这个小个子,给老子放箭。”马世耀一把推开众人喊道。

        流贼的弓箭手很快就集中了七八十人,抽弓搭箭,对着王承恩、韩印这些人就是一顿的乱射。

        一时间流矢如雨。

        王承恩挥舞大斧子拨打雕翎。

        韩印也是左躲右闪,有时候用袍袖遮挡,射向他们的凋零箭纷纷改变了方向,有的被打落在地。

        虽然流贼的弓箭伤不了二人,但是他们两个也被弓箭所阻挡,暂时冲不过去。

        大将军不怕千军,就怕寸铁。

        乱箭齐发,威力相当大。

        此时那明将得以喘息,一看来了帮手,全都是明军,有太监,还有锦衣卫,顿时来了精神。

        他不顾身上的伤痛,带着剩余的几十个兵将,迎着箭雨冲锋。

        本来他们这次就抱定了必死的决心,现在看到了太监和锦衣卫,他们的血性就更足了。

        但是越往前冲身边的人越少,有的中箭倒地,有的被弓箭压制不前,有的跑散了,最后就剩下年轻的明将一人。

        这时明将身上已身中数箭,成了血人,但是他全然不顾,还是手提着大枪,一个劲儿的往前冲。

        咻,咻咻,流矢在他的耳边飞过,腿上胳膊上腹部中了好几箭。

        流贼有些发傻,这家伙是人吗?身中几箭还在往前冲,是射到别人身上了吗?他不知道疼?一会儿恐怕命就没了。

        不少弓箭手竟然忘了射箭,有的甚至往后退。

        就连马世耀也有些发傻,如此强悍之家实在是少见。

        这时明将突然就冲到了近前,手起一枪,正中主将马世耀的大腿。

        马世耀刚才被韩印拍了一掌,又从马上摔了一下,再加上正在发呆,这才给了明将机会。

        但是明将这一枪的目标本来是他的腹部,但是由于明将的伤痛,这一枪刺低了,扎到了左大腿根上。

        这一下扎进去四寸多深,鲜血崩流,如果不是有甲衣挡着,大腿都被卸掉了。

        疼的马世耀抹头就跑,没跑几步摔倒在地,幸好被手下的兵将拉到了马上,飞驰而去,这才捡了条命。

        眨眼之间,流贼如风卷残云一般没了踪影,大街上留下一地的死伤。

        此时那明将,满是鲜血的手握着鲜血淋漓的枪杆用枪柱地,本来他还要追杀的,但实在坚持不住了,地下全是血,最后他摇摇晃晃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双手还紧紧的攥着那杆鲜血淋漓的大枪。

        等这员明将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车上,身下面铺的软软乎乎的,迎接他的是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身上的箭早已没了,伤口也不疼了,只是觉得浑身无力,两只眼睛也有些恍惚不清。

        好像是睡了一觉,他使劲回忆,觉得不对,他强打精神,眼前的一切这才变得清晰。

        还是在刚才激战的场面,死尸横七竖八,遍地血污。

        “金兵部醒了,金兵部醒过来了。”有人小声议论。

        明将的目光从锦衣卫到太监,最后目光落到了崇祯的脸上,双眼倏地放大,呼的一下坐起来了。

        “皇上?……”

        “爱卿躺着别动,刚给你起过箭敷过药,你伤势太重,需要休养几天。”崇祯关切道。

        此人正是兵部主事金铉,18岁中举,进士出身。历史上,李自成的兵马进城,金铉别母,带领一支禁军血战金水桥。

        得知皇上煤山殉国的消息,他跳河自杀。怎奈金水河水太浅,淹不死人,他只好把头扎在淤泥里身亡。

        一个能把自己在淤泥里活活闷死的人,绝对是个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