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浮光祸世 > 第124章 谁更损
    “因为白兔好吃。”

    “你滚。”

    颌天突然觉得,玄中世的气息消失了。

    她还没有打量到玄中世的身影去了何地,他的声音悠悠荡荡地飘出--

    “对了,这儿阵法,你可能知道在哪里吗?有本事,和我比。我都找不到的东西,是看你找得到吗?”

    “你--真不讲理!”

    心底恶气凸显,颌天啐了一口,声音一冷。

    “讲理?我为什么要讲理!就你一个修为不俗之人,我难道比得上你……”

    颌天方才发现,玄中世打坐在眼前,表情难以遏制其怒气,但是声音已经没有了。

    她倒是笑吟吟地摆着一副神色,最终是底气不足,对视眼前人的时候,颌天的心,也是好强的,她想和他一样。

    玄中世的食指屈伸,弹出一连串的天地之气细丝。

    感知镀在他的指尖上,他娴熟的动作,还有大胆的祭出感知,无不让颌天叹服!

    但是,也随之而来了豪气冲天。

    “为什么,我和他,不可能一样!”

    学着他的样子,颌天盘膝而坐,身体也是平静了下来。

    一连串的,是模糊。

    她的意志进入了丹田内。

    这是颌天有生之年的第一次,她看到了自己的丹田,淡如水的天地之气,在盘绕。

    孜孜不倦地盘绕着,她的眼眸一挑,旋即没有再睁开。

    她的天地之气,充塞了颌天整个的丹田。

    她的感知,浮游在内,但是和天地之气保持了不远不近的距离。

    “居然是这样。”

    颌天知道,她的修为很高。

    丹田被截断,血脉直到几天前,才被彻底激发。

    但是她此次,是想抗击命运。

    少女的身体挺直秀丽,玄中世和她并排打坐,但她在他相去不远的地方,总而言之,她的情绪如何,没有人知道。

    玄中世在漫天地寻觅阵眼。

    阵眼和汲取他们天地之气的法阵,还不太一样。

    不过,也足以成为押到玄中世的第一道难关。

    他的感知,只发现了那一个引力场的源头,天地之气一发出,就源源不断地对准了柴草而去,是最冷的地方。

    颌天也从那里逃来的,她的感知,被颌天随心所欲地,放出来。

    “这是谁的感知?她的?”

    玄中世在打坐着,他的意念寄托在感知上,俨如一个探头,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不过,感知愈发地被阵法削弱,玄中世手足无措。

    他的意念,每一次都要甘心盯着一簇小小的感知,被强大到变态的吸引力,无边无际地牵引着。

    被逼无奈地剥离主干道,并且不和集体在一起,它们是透明的,好似透明的刀刃,一波一波,击碎玄中世的心。

    他自然心疼。

    感知,每个拥有此物的人,在空气中都可以汲取到一些。

    但是时间和效率,是各不相同的。

    但是玄中世的忐忑,最终还是发生了。

    颌天的感知,蹑手蹑脚地飘到茅草上时,已经犹豫了。

    她的透明,暗色的一堆草,她将感知钻入那草堆内,何谈容易!

    但是颌天是这样做了。

    她用的,是来之不易的感知。

    但是颌天还是不清楚,这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道,是由何地传来。

    她用了,闭眼,不用眼眸,但是她依旧会发现,眼前浮现了纤毫毕现的景物--什么房内凄清,什么柴草满地,都已经完完整整地出现在眼前。

    似乎是印下来的一个烙印。

    她从此,大开眼界。

    眼前,流露了一股力道。

    这些力道,坚韧婉转,产生了扯不断的感觉,那神挡杀神的洞察力,当属少女的感知所有!

    是感知。

    颌天并不知道,她的感知带着她的意识,并且一点一点地向着那阵法的所在地,挪移。

    它的速度,已经不慢,拖拽了颌天的意识而去,她的心,被刺激得几乎要绷紧了,并且很快狂跳了起来。

    的确,这--太震撼了!

    整个人好似化身为奇迹,身体轻飘飘地浮游着,并且朝着那一处溢出天地之气的阵法,遥遥相对。

    看上去,和玄中世的感知,已经不好比。

    玄中世感知,已经被耗干一半。

    感知不稳定的结构,越发挫败了少年的内心。

    他只发现了少女那惹人怒的感知,吹着小哨儿,从他的头顶上,掠过了。

    心底一阵莫名的艳羡,他方才知道,少女的修为。

    她的感知,乳白色的,稳定的白色光华,在眼前缭绕盘云,成为了纠纠缠缠的白龙。

    在逐渐探寻到那一方阵法上,而玄中世还没有目睹它尘封的容颜。

    他的呼吸憋紧,但只想让少女去探索,自己……这样烂,索性就算了吧。

    只不过,她的隐忍,难不成是因为感知而来?

    她的感知,来源于何方?

    颌天不会管玄中世内心的事情。

    她的身体被拽到了一处平平无奇的草堆前,绛紫色的血滴还在里面渗透,好似死了一个人,在这儿还余音绕梁地低语着,好似星汉灿烂。

    魂归故里的一个死人的血,浸染这儿的茅草。

    不过,茅草也很是毛糙,看起来,身上缠绕了不少的草叶,但是已经发干了,空气的湿冷,没有让它们的身体,柔软半点。

    这也是那一处“栖息地”,最奇葩的地方。

    意外,颌天任感知去闹腾。

    自己稳坐钓鱼台,在观望着眼前的世界。

    尖锐而龇牙咧嘴的东西,干树枝在眼前,覆盖在地上,产生了一种干涩、苟且偷生的性质。

    颌天无言以对,感知早已能够穿过那一片地方。

    不过,她和玄中世发现的那“无底洞”,感知反馈,并不是一模一样的。

    她觉得,自己的魂魄都几乎要被拽进去,好似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那强大而非比寻常的敌手,该如何去周旋。

    祈祷着,玄中世的心更加荒唐。

    那少女,是不要命了吧--眼前的乳白色感知,丝丝缕缕地缠绕着,很快腾出白色的迷蒙,但是这也是自杀。

    它们对准了代表死亡的草堆,义无反顾地踏着步伐走。

    声音清脆悦耳,草堆之下,又有何物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