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回收系统 > 正文 第五章 价高者得
    当看到张恒怀里的招财猫时,这名年轻男子愣了下,问道:“不是首饰?”

    “我压根就没说是首饰啊!”张恒冲他翻了翻眼,“刚才我说的是银器好不好,谁告诉你们是首饰的?”

    等到张恒把招财猫放在地上露出全貌时,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么大块头的银器,还是个招财猫,表面更是乌漆墨黑的,很容易让人怀疑它的真伪。

    那年轻男子抱起来掂了掂分量,奇怪的问道:“是纯银的吗?怎么看着不太像?”

    旁边有人起哄道:“这里有鉴定师,是不是鉴定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张恒也不怕他们掉包,果断同意当场鉴定,等到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师傅拿着放大镜和专业工具鉴定完,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时,现场彻底沸腾了。

    因为老师傅说了一句话:这东西有些年头了,应该是晚清时期的商户私下里用官银铸造的。

    又是晚清,又是官银,这几个关键词组合在一起,让很多人动心了,尤其是之前挽留张恒的那名年轻男子。

    他眼热的把玩着招财猫,主动问道:“朋友,这猫卖给我怎么样,我是做生意的,正好店里缺个镇店的宝贝。”

    旁边一个人也说:“小兄弟,这只招财猫十七斤半对吧?我刚才算了下,按照现在的白银价格一公斤三千六,大概能卖三万多点,我出五万买你的怎样?”

    张恒有点发懵,刚才还被人质疑是废铁,忽然就成抢手货了?本着价高者得的原则,他没立刻答应,而是笑着解释道:“这东西是我奶奶传下来的,原来外面包着一层陶瓷,被我妹不小心磕破以后,才露出了里面的银子。”

    当然,这就是纯属瞎编了,总不能跟他们说,这玩意儿没花钱,是买破烂的时候人家回收站送的小礼品吧?

    至于有几个人信,那就随缘了,反正东西在张恒手里,卖不卖自己说了算。

    先前被挤兑的那女售货员有点后悔,刚才要是把这东西收了,好歹能赚点提成,可现在被几个客人高价盯上,再想用白银价回收怕是无望了。

    因此她酸溜溜的说道:“什么家传的,这么脏,说不定是坟里刨出来的陪葬品呢,要是被人举报了,当心被警察没收!”

    张恒就看不惯她这种尖酸刻薄劲儿,冷笑着反问道:“这位大姐,你家陪葬用招财猫啊?是不是你家过世的老人躺在棺材里,还能帮你们这些后辈挣钱?”

    此话一出,周围人都笑喷了,这东西哪怕是偷的抢的,也绝无可能是陪葬品,因为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招财猫只适合放在店里,作用就和财神和金蟾一样,寄托生意人的一种发财愿望。

    “你!”女售货员自知说不过张恒,干脆冷哼一声不再理会。

    先前看中招财猫的年轻男子想了想,大方的说道:“朋友,这招财猫我出十万,如果你肯卖,我马上转账给你!”

    十万已经不低了,本来张恒只打算把它当白银卖,现在有人出三倍高价,自然有些心动,毕竟这不是什么古董,也不是黄金。

    眼看周围没人加价,张恒便乐呵呵的说道:“成交,不过我只收现金。”

    “我没带那么多现钱啊,你有手机吗,我手机转账给你吧。”男子为难的说道。

    这年头谁还带十几万块现金出门啊,摞起来比砖头还大。

    张恒面露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手机。”

    对他来说,不管每个月几十块的话费还是手机本身,都是奢侈品,两个弟弟妹妹都在上学,本着能省点是点的原则,他一直都没买手机。

    年轻男子愣了一下,微笑着说道:“没关系,旁边就有一家手机店,我买一部送你好了,银行卡你总有吧?到时候绑定一下手机就可以转账。”

    看得出来这名男子对张恒的招财猫十分喜欢,做生意的人都图个吉利,能意外碰到这么个老物件,还是纯银的,自然不会在乎多花一两千块。

    半个小时后,张恒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一串零,还去附近ATM上查了一下账户余额,这才放心的把招财猫送到了该男子的车后备箱里,然后道了声谢。

    对方给他买了个一千五的华为手机,虽然算不上高端,但好歹也是白赚的。

    这一趟不但挣了十万块,还得到一部手机,张恒豪气万丈的来到水果摊,大声吆喝道:“老板,称两个西瓜,再来五斤葡萄!”

    把水果放在车上,张恒心里盘算着找时间去逛一下二手市场,淘点价值高的二手家电什么的,反正现在他有五十多点回收积分,利用好了又能大赚一笔。

    不过当前还有个问题急需解决,那就是场地。

    一来总往家里运些崭新的家具家电容易引人怀疑,而且家里的小院也不够大,放不下多少东西,其次周围的乡亲购买力有限,砍价也比较狠,如果想多赚点的话,最好能租个门面,专门卖二手家具家电。

    想到这里,张恒的脑中忽然浮现出了那个被劈腿的女业主,好像是叫欧鹭,她不就有两个门面吗,不如去问问她?

    门面房的房租是非常贵的,尤其是地段好的门面,张恒也不认识其他人,只能去找欧鹭碰碰运气了,说不定能省点钱。

    再次来到锦绣小区,好在时间不是太早,敲门的时候没被河东狮吼,不过欧鹭见他捧着一个西瓜上来,还是警惕的问他:“你又来干什么,我家都快被你搬空了!”

    “呃…呵呵,大姐你误会了,我这次来是想跟你租个门面。”

    张恒笑得有些尴尬,上次确实搬得有点狠,不过他可不是强盗,没坏的东西一概没碰,这点原则他还是有的。

    欧鹭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就好像在看一条翻身的咸鱼般,冷声揶揄道:“怎么,你一个收破烂的还用得着租门面?难道收到古董发财了?”

    “嘿嘿,最近是挣了点小钱,但没法跟大姐你比呀,咱就是想做点小本买卖,倒腾一下二手家电什么的,你看能不能谈谈?”

    看在张恒的态度还算谦虚的份上,欧鹭侧了下身,说道:“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