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回收系统 > 第二百三十章 你想摔死我啊!
    “砰”

    人群只闻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枪声响起了,一颗子弹电射般朝陆轩射了过来。

    身为顶尖高手又长期经历枪林弹雨的陆轩在听到枪声刹那,身体肌肉就本能收缩脚步力量释放出来,脚步几乎跟着枪声响起离开地面,只需要那么零点零零一秒的时间,他就可以离开原地避开呼啸而来的子弹轨迹。

    身体刚刚有反应想要离开的刹那,陆轩意识到萧杰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从子弹那个角度射过来就是在后面。

    也就是他一躲开的话,子弹就要射在萧杰的身上了。

    萧家身为一个偌大家族培养起来的希望之星,会点武术强身健体以及防身那是肯定的,但那丁点三脚猫功夫想要与子弹比速度,那还是差得太远了。

    虽说这是萧家,出现枪击事件那是自个儿的安保问题,但萧杰这么重要的人物出了事后,所带来的连锁反应绝对不一般。

    身为首要被击杀对象的陆轩,肯定也躲不过受牵连,要不是他在这里,肯定不会引发后面一连串悲剧。

    放掉这些有可能发生的坏事,光凭两个人平日里的交情,陆轩也决不允许萧杰中弹,从而有可能引发生命危险。

    这是一个男人,一个有能力、有责任心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砰”

    子弹结结实实的射在了陆轩的手臂上,瞬间神经就像大脑反射过来火辣辣的疼痛。

    陆轩没有选择让萧杰受伤,因为一个分神刹那,也无法将他推开两个人一起躲避,只能选择让子弹射在自己的身上。

    “叮当”

    一声细微金属碰撞声响起,子弹坠落在地面上微微颤动着,并没有没入陆轩的皮肉里面。

    它被手臂外表的那层衣服给挡住了,无法穿透布料,从而对身体皮肉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萧杰赠送给陆轩的这一套防弹衣疆域蚕丝衣服,没想到首次起到的作用,竟是间接拯救了他,真可谓冥冥之中上天早就注定好了。

    “不许动!”

    几乎中弹的同时陆轩就忍着剧痛冲了过去,“啪”的打掉女人手中的枪支,并扣住了她的脖子,只要稍微用上那么一点力,立马就可以将她送上西天。

    发起反击的刹那,陆轩就发现这是一个化妆化得非常妖艳的女人,同样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人。

    她身上穿着巴黎时装周最新潮的款式,耳朵上挂着两串价值过几个亿的钻石耳坠,脖子上是一条以铂金为载体的帝王玉紫翡翠项链,光是那么一颗,至少可以卖上亿,如果是出自名家之手,那价格就会更高了。

    自从经营了珠宝公司,陆轩现在对各种珠宝首饰眼光今非昔比,一下通过女人打扮猜测到是一个贵妇,而不是普通的杀手。

    一般杀手谁不会点三脚猫功夫,就敢轻易闯进能让上面颤一颤的萧家来啊?

    “哗”

    直至陆轩彻底擒住了这个开枪的贵妇,现场之人才从枪声中回过神来,明白刚才有人开枪了,神色各异的四处打量究竟是何人开枪。

    这里是号称盛京城三大古老家族的萧家,安保工作自然是没话说的,平日里大家来聚会都把私人保镖放在院子外,谁都不会认为还有人能闯进来,更不会认为谁会神经这么大条敢对萧家人动手。

    这一声枪响,可是众多平日里安逸惯的萧家人吓出了一身冷汗,更是有许多人脸色比白纸还要白了。

    很快,四处捕捉杀手踪迹的萧杰人终于发现了被陆轩扣押在地上的贵妇。

    “这是怎么一回事?”一个五十多快六十岁,身体微微发福的老男人面露温怒之色,盯着被陆轩放倒在地上的女人,冰冷冷的开口问道。

    他神色非常镇定,倒不像其他年轻人那样慌乱,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好似一颗万年古松一般,给人一种非常沉稳的感觉,无论什么慌乱的心境,只要一看到这个老男人,那心都会跟着平静下来。

    他双眸十分锐利,像天空中翱翔着的秃鹫,即使距离几万米的地下有人死了,它也能清晰的洞察到。

    这个男人正是萧家现任家族萧劲松,是偌大萧家的掌舵者,是年轻一代代佼佼者未来有可能继任家主之位的萧杰父亲。

    “弟妹,你怎么会突然开枪?”

    “三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婶婶,怎么是你开的枪?”

    家主萧劲松问完话了以后,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一个个面露诧异之色,本能的说出此刻潜意识里最想说出来的那句话。

    因为开枪之人正是萧三少的母亲赵晓琪,是三叔萧劲青的结发妻子。

    “哗啦啦啦”与此同时,之前在院子外严阵以待的保镖们,齐刷刷的冲了进来,快速做好了包围以及备战准备。

    看到赵晓琪被陆轩扣着脖子,一个个都误以为他是闹出枪声的坏蛋,全都朝陆轩围拢了过去,不过被萧杰挥了挥手给制止了。

    “咳咳咳……呜呜呜……”赵晓琪被陆轩扣住脖子,保养得白/嫩嫩脸蛋因为缺气而憋得通红,想要开口说什么却无法发出半点声音来。

    陆轩就算再笨也意识到发生而来什么,冷笑了一声,就把赵晓琪狠狠扔在了地上,主动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萧家,“哦。原来她是你们萧家的人啊!”

    此言一出,饶是饱经无数风雨磨砺的萧家家主萧劲松脸上都有些不太好看了起来。

    这是萧家,是号称盛京城三大古老家族的萧家,是一个饱经岁月侵蚀,历经上千年耸立不倒的古老家族。

    内部发生枪击事件本来就很丢脸的了,传出去非得被人笑掉大牙不可。

    更他妈让人笑掉大牙的是,陆轩是客人,在偌大萧家面前弱得就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偏偏萧家内部成员,竟然对一个来宾开枪射杀,这不是丢人,是丢人丢到姥姥家,把祖宗三十六代积攒下来的脸面、家族形象全都她妈给丢尽了。

    陆轩没有反着殴打报复赵晓琪,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而已,就比将动手报复以及出声讨伐更有杀伤力。

    “咳咳咳……”被陆轩扔在地上的赵晓琪,因为刚刚从窒息状态中缓过气来,趴在地上一个劲的猛咳着,并不能从各种质疑声中回应。

    丈夫萧劲青脸蛋都绿了,没想到妻子赵晓琪会在大堂广众之下,掏出枪支来杀人,这可不是一般性质啊!

    “混账!”

    家主萧劲松终于彻底缓过来也猜测到了事情经过,瞪着地上赵晓琪气鼓鼓大骂了一声,很是生气的那样子。

    不用说也很容易让人猜测到,一定是她儿子萧三少被陆轩以及萧杰暴打了以后心里非常的不爽,知晓今天陆轩过来做客后就想趁机将他干掉替儿子报仇。

    别人可能不会,以赵晓琪这种睚眦必报又对儿子溺爱到骨子里的女人,一定会这么干的!

    “大哥,大哥息怒啊,晓琪她只是一时昏了头才那样做的。”萧劲青看到稳如泰山的大哥都生气了,顿时意识到了事情性质的严重性,当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快速地开口求情了起来。

    其他人都面露诧异之色的定定站在原地看着,并没有贸然出声表明自己才立场。

    “呜呜呜……他打了我的儿子,那个王八蛋杀了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他,杀了他替我儿子报仇!”缓过气来的赵晓琪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误,像小孩子做错事后用哭泣来博取同情/人逃避责罚般的一样。

    “混账!”

    萧劲松怒了,没想到丢脸丢大发的赵晓琪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直接大手一挥冰冷冷说:“来人啊,把她给我拖起来先按照家法处置,之后在听从发落。”

    “大哥大哥,息怒啊……”老三萧劲青见到大哥动真格了,又连忙出声哀声求情了起来。

    可他话没有说完,萧劲松用那如尖刀般锐利的目光狠狠刎了他一脸,很是气恼的出声打断说,“还有他,也给我抓起来按照家法处置。身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孩子都管理不好,注定是个失败者。更让人觉得可恨的是犯了错误却不想着怎么承担责任,而是一昧的寻求包庇。”

    “是”

    保镖们齐喝了一声,干净利落的跑过来架起嗷嗷大叫的赵晓琪以及萧劲青,二话不说的就朝门外脱了出去。

    无论二人怎么哭嚎着,几个保镖们均是不为所动的将他们拖了出去,严格的遵守家主下的命令。

    “你没事吧?”赵晓琪二人被拖出去的了以后,萧杰走了过来很是关心的对陆轩询问道。

    “我没事。”陆轩随口回应了一声,紧接着又开口说道:“多谢萧少送的疆域蚕丝衣服,要是没有它的话,我估计得做个十几天的病号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萧杰仔细扫了陆轩全身上下,很是欣慰地开口说道。

    他伸手拍了拍陆轩的肩膀,满是歉意地开口说:“对不起,我没想料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是我身为东道主的失职。”

    “没事。”陆轩罢了罢手毫不介意地开口说道。

    他晓得萧杰一定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要想发生的话就不会花费如此沉重的代价送疆域蚕丝衣服,又邀请来萧家参加聚会了。

    这可是很丢脸的一件事情。

    “父亲,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陆轩。”萧杰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他知道以陆轩的习性也不会介意如此小事,扭过身子就像萧劲松开口介绍了起来。

    “不错,仪表堂堂气度不凡,低调却隐藏无尽锋芒,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将来前途不可限量。”闻声萧劲松把目光放在陆轩身上,简单打量一番后,渍渍夸赞道。

    “萧伯伯太客气了,我只是一个普通小伙子而已。”陆轩谦虚地笑了笑。

    萧劲松满意的微微点点头,开口说:“刚才的事情只是一件意外,你放心,我们萧家绝对不是不讲道理的,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萧伯伯,您太客气了,我知道那位婶婶只是爱子心切才做了这糊涂事,况且事情也是由我引出来的,就不用那么严厉处罚了。”陆轩毫不介意笑了笑,并很大度的赵晓琪夫妇求情了起到了。

    “国不能一日无君,家不能一日无规。暂不论事情谁对谁错,在家里对客人动手就是主人的不对,就应该接受家法的处置。”萧劲松很是严肃地开口说道。

    与此同时,院子外也传来一男一女的凄厉惨叫声,那声音比屠宰场的猪更让人感到寒颤,想来是赵晓琪夫妇正在接受家法处置了。

    不一会,赵晓琪夫妇就被保镖们拖了进来,萧劲青屁屁被打板子得裤子都烂掉了,脸色都叫得脱力苍白了起来,像条死狗般一动不动趴在地上。

    赵晓琪更惨,不仅仅被打得皮开肉绽,两条胳膊还被保镖特意打断了,想来这就是开枪的惩罚。

    她就更惨了,脸不仅仅脱力苍白如纸,整个人神志模糊奄奄一息,给人一副就快要挂掉的一样。

    “身为萧家人犯错,我已经按照萧家的家法处置过了。”萧劲松走了出来徐徐说了一句,接着用非常严肃的口吻对陆轩说道,“不过他们冒犯了你的事情还没有了解,你是当事人,接下来就交给你来处置吧。要杀要剐,只是你一句话的事情,我们萧家绝对不会干涉什么!”

    “那我选择送他们去包扎吧,萧伯伯你已经替我惩罚过他们了,我就没理由在雪上加霜了,再者也仅仅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罢了。”陆轩微微一笑,就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你确定要这样?”萧劲松挑了挑眉,再次疑问了一句。

    陆轩点了点头,答:“我确定。”

    “好。”萧劲松应喝了一声,接着大手一挥命令道:“你们几个,把这两个有辱门风的家伙抬去救治吧。还有你们两个以后没事多感谢陆轩吧,要不是他大度的替你们求情,恐怕现在你们已经没机会躺在地上卖可怜了。”

    赵晓琪夫妇被抬走了以后,萧劲松就挥了挥手说道:“行了,一个个都别傻在哪里不知道做什么了,赶紧上桌吃饭吧。”

    末了,他又补充一句,“陆轩,你坐到我身边来,这样我们就能方便交流了。”

    陆轩点了点头,就按照萧劲松要求做了。

    通过这件事情,之前萧三少事件带来的芥蒂,算是彻底抹平了。

    萧家肯定不想发生这样还事情,却没想到身为成人有主见的赵晓琪却突然来了这么一个举动,要是知道他们会这样,萧劲松肯定也不会同意让他们夫妇来参加聚会。

    不过也好,有了这件事萧家当众给了陆轩一个交代,也就是态度上的表明,让彼此更加深刻认识到了真诚。

    以后除非萧三少做事,否则没有人再提这件事情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