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总裁的落跑妻 > 第138章 蓝斯辰的冷静与焦虑!
    根叔听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应该是有办法让车子马上过来,“行,就听你的,村委会你直走,就会看到一个黄色的房子,那里就是,可是晚上门应该都锁了,还得找村长拿钥匙。”

    蓝斯辰扯出一丝淡笑,“不用这么麻烦,对了,这里叫什么地方,具体的地名。”

    知道准确的方向,才能让医院的人用最快的速度到达。

    根叔报给他一个地名,蓝斯辰点头,眸光变的精冷而严谨,“我知道了,芯柔怎么会晕倒了?”

    “哎,她想救他,就帮他吸毒血!我想她有可能是不小心吞进了一点,所以才会晕倒,但毒性一定比他要小很多,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根叔摇头叹息,要是他们这两个年轻人不慎死了,他这一辈子也都不安生了。

    蓝斯辰心中一冷,说不清此刻现在的心里的滋味,他知道以原芯柔的善良个性,就算是个陌生人她也会救,但是换成了修天澈就不一样了,这里面没有一丝别的成分么?是不是已经忘记的东西,又回来了呢。

    表情开始变的阴冷,但是不管如何,他心里并不想让修天澈死,心中隐隐的担心着,这种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怪,明明讨厌到可以杀掉他,现在只要他稍稍拖沓一下,修天澈就会死掉,而且他还没有任何的罪过,可是,他不想。

    “麻烦你照顾好芯柔,”蓝斯辰加快了步子,修天澈还真重,他想要再走快一点都不行。

    根叔望着向前走的飞快的男人,“到底是年轻人,身体健壮,走的还真快。”

    说着,他也努力的加紧了步子。

    来到根叔所说的黄色房子前,蓝斯辰两三下就把门给踢了,惊醒了旁边的人家,村民穿起了衣服,往外张望。

    见到有人进了村委,还以为是小偷,惊慌的赶紧其他的人去了,这么明目张胆的踢门,一定是带了家伙的,发现的村民胆子小,一时都还不敢上前。

    蓝斯辰按亮了墙上的灯,把修天澈放在一边木制沙发上的,看了看他的伤口,紧蹙起了眉,撕下了衬衣的一角,用力的扎在伤口上方,这样子阻掉静脉血与淋巴液的回流,减少毒液被吸收,减缓毒素扩散,这种急救其实早就该做了。

    大步走到电话前,拨了一个电话,“我是蓝斯辰,这么晚冒昧打扰你了,不好意思,帮我一个忙,我的朋友被毒蛇咬了,现在马上需要血清救命,我在阳城的杜家口,您一定有办法帮我在40分钟送到,对么?”

    说是请求,但其实跟命令差不多。

    “明白,我一定送到。”

    对方不敢说想办法或是尽量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因为老板最不喜欢这种回答。

    “记住这个号码,出发前给我来个电话,我会在村口等,务必要送到,明白么?”

    “是的,明白,”对方的语气谦卑,边说着,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往楼下走。

    挂断了电话,蓝斯辰赶回到修天澈的身边,看了看伤口,看到桌上放着没的喝完的茶水,他拿来,小心的清洗伤口,是谁想的办法,尽然会有吸毒血这种办法,他真是服了。

    门口突然转来一阵的骚动,“有人闯进去了,这个小偷也大胆了,走,大伙一起去看看!”

    都说人多胆大,里面就算有只老虎都不怕了。

    一群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一下子全都捅进来,蓝斯辰是听到了,不过他没有理会,继续清洗着伤口,一点也不受外界的干扰。

    见到屋里的情景,村民们傻眼了,见蓝斯辰表情沉静的在清洗伤口,而躺在那里的修天澈手臂上的伤口,分明是被蛇给咬到了,“他们不是住了张奶奶家来游玩的城里人嘛?”

    “哎呀,是被大王蛇咬到了,这下子糟了,这三更半夜的,准活不成了!”

    一时间,大伙议论纷纷,大呼小叫着,有人担心,有人不同意他们呆在村委,要是死了嫌晦气。

    “请小声一点,好么?”蓝斯辰冷着脸,表情根本就不凶也不怒,还带着一丝悠然,但是大家竟然会不由的都噤了声,他的话好像是带有魔力的,让人不得不听他的话,见村民不再吵闹,他恻过头,对他们露出一丝微笑。

    “多谢。”

    那灿烂而迷人的笑,让大家看傻了眼,他们还从投见过笑的这么美的男人,外国人就是长的好看,皮肤这么白,鼻子那么挺,跟画出来似的,“不用谢啦,应该的,应该的,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们说好了。”

    一个年轻的妇女,笑着表态,其他人的也跟着她说。

    “太感谢大家了,或许你们可以去根叔家帮忙,”他谦和的提建议,并没有强迫的意思,一转眼,一大批人就涌出去了。

    “还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村民们完全被他的礼貌与美貌给降服了,女性为主。

    蓝斯辰一直浅笑着,“太麻烦你们了,要是可以的话,把那条死掉的蛇帮我去捡回来可以么?顺偏再帮我拿点肥皂水。”

    “没问题,你别这么客气,我们马上去,”接着又有几个村民涌出去。

    等人走光了,蓝斯辰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散的无踪迹了,反而变的阴沉了,芯柔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根叔听到村民们带话,他又回到竹林去捡那条死蛇,村民们背着原芯柔来到村委,蓝斯辰飞快的抱着她。

    “芯柔,醒一醒,”他轻拍着她的脸,可是毫无反应,气息还算平稳,嘴巴有点红肿,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永远都不知道珍惜生命的笨蛋,为什么不等他未就自作主张呢?

    吸毒血,她当这是在拍武侠片么?就算她没有把血给吞下去,也难免会顺着唾液带进身体里,要是他的话,这么危险的事情,一定不会让她做。

    不由的就抱紧了他,心也变的有点焦虑,不时的看手表,一分钟都是难熬的,因为这个跟白痴一样蠢的女人,他估计会少活几年。

    桌上的电话,这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