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花间高手 > 第2286章 大胆医师
    两人意乱情迷,心中**爆发,正打算进入主题,可这时候,东方芸妃已经唱完一首歌,走回来刚好看到这一幕。

    “陈楠你个混蛋,你在干什么?”

    被她这么一喊,早已欲火焚身的两人,顿时浑身都是一颤抖,出了身冷汗。

    李晓满脸通红,急忙从他身上跳下来,坐回了沙发上,低着头不说话。

    陈楠则弯着腰,伸手将自己下面那哥们收了回去,这才看了眼东方芸妃,“你不是唱歌去了吗?咋又回来了?”

    东方芸妃狠狠的瞪着他,“陈楠,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骂完后,她大步朝包厢外面跑去。

    陈楠愣了一下,自己跟她只是假夫妻而已,不至于玩的这么认真吧?

    “喂,你干嘛去?等我一下。”看着李晓笑了笑,陈楠急忙追了出去。虽然只是假夫妻,但样子还是要做出来的。

    包厢里面由于歌声比较大,也没人注意到这一幕。

    李晓看着陈楠跑出去后,心里有些失落,经过刚才一番折腾,她现在下面又湿又痒,难受的很。

    不过,她现在真正担心的,还是东方芸妃。她刚才那伤心的样子,似乎也不是装出来的,难道说……他们真的是夫妻?

    “那我刚才跟陈楠做的那些事,岂不是真在挖她墙脚?我禽兽啊!”李晓拍了拍脑门,随后也急忙朝外面追去。

    ……

    陈楠追着东方芸妃跑到大路边上后,直接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喂,演个戏而已,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东方芸妃一开始没有理会,过了好一阵后,方才回过头来瞪着陈楠,“你刚才对她做了什么?”

    “就摸了两下而已,什么也没做啊!”

    东方芸妃转头看向路上,沉默了一会之后,这才盯着陈楠道:“姓陈的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强迫她,做出伤害她的事,老娘绝对跟你玩命!”

    “我没强迫她。”

    陈楠说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盯着东方芸妃看了看,“你明知道我没强迫她,为什么还要说这话?你真正想说的,不是这话吧?”

    “你想多了。”东方芸妃说着,转身便朝娱乐会所走去。

    陈楠挠了挠头,也没去多想,刚打算跟上去,可就在这时,李晓却从路边的大树后走了出来,“原来你们两个真的是在演戏啊?害我白担心了。”

    东方芸妃给了她一个白眼,没好气的笑骂道:“公然抢我男人,你还好意思说。”

    李晓走上去,伸手往她肩膀上一搭,“姐妹感情深,借你老公给我睡一下也没啥嘛。”

    “你个死丫头,刚才玩火还没玩够是吧?要不你们真去开房好好释放一下?”东方芸妃伸手在她纤腰上掐了一下。

    “这个可以有。”李晓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后面的陈楠,“楠哥,你觉得呢?”

    这娘们咋就不知道害臊呢?

    陈楠直接走上前去,将她们两个扯开,然后自己伸手一搂,左拥右抱,笑眯眯的道:“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爱妃,要不你也一起,咱们去玩个双飞?”

    “去死!”

    异口同声的大骂,下一刻——

    “砰……”

    清脆的响声传出,陈楠左臂和右臂分别挨了一拳,随后两位美女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大步朝会所里走去。

    “不玩就不玩呗,至于这么凶残吗?”

    看着前面那两道火辣的身影,陈楠摸了摸鼻子,回想起之前跟李晓的**一幕,心中很是郁闷,差一点点自己就能尝到女人的滋味了,东方芸妃这妖女,出现的真不是时候。

    回到包厢后,东方芸妃又拿起麦克风去吼歌了,陈楠则挺无聊的,拉着李晓坐在那里喝酒。

    看着陈楠一杯一杯不停的敬酒,李晓皱起了眉头,“楠哥,你不会真想灌醉我,然后去开房把我给那个吧?”

    “我就是这么想的。”陈楠道。

    “你倒还真够坦白的。”李晓翻了翻白眼,“其实完全不用这么麻烦,我直接跟你去就是了,我还正想泡你呢!”

    陈楠一听,顿时兴奋了,“真去?”

    “你猜?”

    “我猜是真的。”

    “假的,逗你玩呢。”李晓得意的笑着,站起身朝东方芸妃那边跑去,也抓着个麦吼了起来。

    看着她那双性感修长的黑丝美腿,在霓虹射灯下不停晃动,越发诱人,陈楠下意识的抬起自己手看了看,手上还沾着她下面的某种液体,散发着一阵特殊的气味。

    回想起那一刻的美妙,陈楠下面那恶棍立刻就有了反应,高高的挺在哪里,怎么也不肯服软。

    **一刻还没开始,就被人打断,陈楠心里就像是憋着一团火似的,难受的很,直到他离开会所,回家躺在床上后,这股**之火依旧没有熄灭。

    毫无悬念的,这一晚,陈楠又做春梦了,在梦里他终于把李晓给征服了,没再被东方芸妃打断。

    由于裸睡的习惯,一大早起来陈楠便发现被子湿了,粘糊糊的,急忙跳起身来穿好衣服,扒下被套便往洗衣机里扔。

    “傻蛋,你大早起床洗被套干嘛?”

    苏清清刚洗漱完,正好就看到陈楠将被套扔进洗衣机,不由好奇的道:“你都这么大了,该不会还尿床吧?”

    尿床?

    虽然东西都是由下面那哥们喷发出来的,但这和尿床还是有本质区别吧?

    陈楠自然不会跟苏清清解释这么多,论尴尬程度,做春梦似乎比尿床也好不到哪去,“你想哪去了,我就是看今天星期六,而这被套又有点脏了,所以拿出来洗洗。”

    苏清清吐了吐小舌头,“我还以为你尿床了呢!”

    “谁?谁尿床了?”柳甜甜揉着迷糊的睡眼,从房间里面冲出来,盯着陈楠看了看,“不会吧?我八岁就不尿床了,表哥你这么大了还尿床?”

    “……”

    陈楠彻底崩溃。都是苏清清这死小妞惹的祸,没事胡说八道什么嘛,害自己一世英名都毁于一旦了。

    无奈的甩了甩头,陈楠回了自己房间。

    打开电脑把企鹅号挂上去,陈楠正打算找个美女聊聊人生,可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喂,哪位?”

    “死色狼,你现在有事吗?我找你啊!”

    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陈楠感觉还挺耳熟的,仔细一想,似乎是秦依萱那个疯女人。

    这娘们又要干什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