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花间高手 > 第5819章 鬼手彪
    陈楠看向夜空深吸了口气,黑毛鸡所说的这些,他又何尝不知道呢。

    可眼下,公孙雨蝶拼命阻拦,让他左右为难,如果让他连带公孙雨蝶一起杀了,这个狠手他肯定下不去,可如果不这样,就会如黑毛鸡所说,后果不堪设想。

    公孙雨蝶咬咬牙说道:“陈楠,我可以保证,我天剑门的人,绝不会将今天的事泄露出去。”

    陈楠扫了她一眼,指向天剑门众人,说道:“你能管住你自己的嘴巴,但你能管住这么多人的嘴巴吗?”

    “我……”

    公孙雨蝶哑口无言。

    她能理解陈楠的为难之处,可她更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师门长辈死在自己面前。

    她沉默了片刻,说道:“那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们?”

    “喔喔喔……当然是全部杀光,一个不留,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黑毛鸡大叫道:“小子,如果你下不去手,鸡爷替你杀!”

    话音落,黑毛鸡扇着翅膀,张嘴便朝一名老者太阳穴上啄去。

    公孙雨蝶脸色大变,嘶吼道:“陈楠,你说过永远都不会伤害我的,如果你杀我师叔,我立刻就自绝经脉,死在你面前!”

    看她满脸坚定之色,陈楠握紧了拳头:“死鸡,住手。”

    “我啄!”

    黑毛鸡不理不睬,一嘴下去啄在对手太阳穴上。

    老者身子缓缓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后,白眼一翻死于非命。

    而黑毛鸡却挥动双翅,扑向另一名天剑门老者。

    “师叔!”庶女天下之妃同凡响

    公孙雨蝶声嘶力竭,她双眼充满怨恨的看向陈楠:“看来,我的生死对你来说并不重要,既然你执意要杀,那我只能下辈子再找你报仇了!”

    说话间,鲜红的血液从她嘴角溢出,她真的想要自断经脉。

    “死鸡你他妈给我住手!”

    陈楠一声大吼,身影如闪电般冲向公孙雨蝶,点了她穴道,封住她内力,防止她真的自绝经脉。

    黑毛鸡双眼中透着乌光,再次杀向一名老者:“鸡爷压根没手,又怎么住手。”

    “那你就住嘴!”陈楠大喝。

    黑毛鸡停下来落在地上,盯着陈楠道:“小子,你这样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会误大事的,这些人必须死啊!”

    “我自有办法解决,你放心吧。”

    陈楠回过头来,有些心疼的擦了擦公孙雨蝶嘴角的鲜血:“你怎么这么傻呀,我都叫它住手了,你还这样伤害自己。”

    “你走开!”

    公孙雨蝶用力一推,虽然动作很慢,但还是将陈楠推开了。

    她眼中流出了泪水,哽咽道:“王师叔从小对我关怀备至,就像我亲人一般,可你们却狠心的将他杀死!陈楠,从现在起,我跟你再无半点瓜葛,你要杀就给个痛快;不然,日后我一定取你人头祭奠王师叔!”

    看她没有了寻死之心,陈楠站起了身来:“还是那句话,我不相信你会杀我。”

    公孙雨蝶咬碎银牙:“我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

    “随你怎样,只要你能下得了手。”逆天:‘废柴\\’冕后

    陈楠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朝黑毛鸡那边走去。

    “小子,我现在功力不足,外围大阵支撑不了多久,这些人怎么处理?”

    陈楠运转玄功,双掌合在一起,掌间热气沸腾,数秒之后,陈楠双掌分开,手里出现了一堆白色粉末。

    黑毛鸡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一种毒药,名为忘尘。”

    “什么!忘尘?”黑毛鸡再次震惊了,叫道:“就是那可以让人丧失记忆的毒药?”

    陈楠点头:“看不出你这禽兽知道的还挺多。”

    “天上地下,就没有鸡爷不知道的。”黑毛鸡脑袋一昂,挺着鸡胸说道:“有了这玩意,事情确实好办多了。”

    “那我先去下毒了,你尽量让大阵再多支撑一会。”

    “你一个个的下毒,要下到什么时候。”黑毛鸡煽动翅膀,真气涌出,将陈楠手中的忘尘卷了过去,说道:“大阵之内,鸡爷就是主宰者,看鸡爷的吧!”

    说话间,只见黑毛鸡双翅一震,忘尘粉末冲上高空,随后照着数百人的头顶上洒落而下,同时大喝道:“雷霆镇压,昏迷!”

    方圆十里之内的空间,猛地震动了一下,数百人被震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但是,有两个人除外。

    一个是公孙雨蝶,还一个是华如仙。

    这是黑毛鸡故意为之,毕竟这两个女人都跟陈楠的关系有些复杂。

    它看向陈楠,道:“这两个怎么处理?”妖妃嫁到

    陈楠一挥手,指芒透指而出,点了华如仙的昏睡穴,随后忘尘散落,磨灭了她近段时间的记忆。

    他跟华如仙发生关系,只是报复欲情宫而已,他自然不相信华如仙会保守秘密,毕竟自己杀了他欲情宫那么多人,所以她的记忆必须消除。

    整个大山下,数百人昏迷,只剩下陈楠跟黑毛鸡,还有公孙雨蝶醒着。

    她瞪着陈楠,大声道:“你最好把我的记忆也磨灭掉,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她是真的想失去记忆,因为今天的这些记忆,让她感觉很痛苦,只有忘记了这一切,忘记了王师叔是死在谁的手里,她才能活的轻松些。

    看着双眼带泪的公孙雨蝶,陈楠缓缓的抬起了手掌。

    一掌下去,她将记忆全失,今天的这一切也不会再有人知道,可陈楠却发现,自己居然下不去手。

    不论爱恨情仇,他希望公孙雨蝶对自己的记忆是完整的。

    陈楠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在意在她心里的位置。

    黑毛鸡叹了口气:“下不了手就算了吧,封掉其他人的记忆就行了,我看这小妞对你也颇有情义,肯定不会害你的。”

    “你别听这畜生的,你快抹杀了我的记忆!”公孙雨蝶大喝道。

    陈楠的手虽然已经抬起,但却怎么也落不下去。

    “外围大阵很快就会消失,你保重吧!”

    陈楠将那五名修真者的元丹收了,转身往外走去,留下泪积眼眶的公孙雨蝶。

    走出大阵后,大山外围还不断的有人进山,显然是来夺宝的,陈楠也没惊动那些人,省的遭嫌疑,跟黑毛鸡快速往外走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