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亿万双宝:腹黑妈咪很抢手 > 第98章 勾三搭四的绿茶婊
    苏清月说了句“抱歉”,掏出手机,屏幕上的名字让她一怔,还是道:“爷爷,我先接个电话。”

    起身,快步往外走去的同时,电话也接起,“喂,成谦?”

    一个名字,让包间里的温度骤降。

    白元海刚缓和了几分的脸色,又阴沉了回去。

    白承允虽然面色寡淡让人看不清表情,可离他最近的人,却被冻得直打哆嗦。

    其实白成谦也没什么事,无非就是聊着聊着苏清月突然没动静了,有点担心,所以打过电话来问问。

    苏清月并没有告诉他自己现在的情况,只说了句有事,就挂断电话,重新回到包厢。

    白元海一脸山雨欲来之势,“苏清月,这就是你所谓的‘自知之明’?”

    苏清月眉头一跳,“爷爷,您什么意思,不如明说?”

    还在这里装蒜!

    当他年纪大了,就是老糊涂了,可以随意糊弄了?

    白元海:“口口声声说瞧不上白家人,转头你就搬到了秋园对面。那边吊着成谦,这边又打扮成这样勾着承允。清月,不是我不相信你,是你的所作所为,太让我失望了!”

    一连三大罪名,毫不客气地扣在了苏清月的头上。

    刚才还是清新女神,这会儿就成了勾三搭四的绿茶婊。

    一直大气不敢出的众人,看向苏清月的目光,都很是复杂。

    苏清月也没在意,她慢条斯理地把手机放回到挎包,回头,坦然迎上白元海怒沉的眼神。

    “爷爷,首先,我换房子,就是为了心柑。那既然秋园对面的公寓,各方面对心柑都有利,我为什么不搬?

    其次,我说过,我和成谦,只是朋友。我能接这个电话,才正说明我的坦荡。真要有点什么,难道不应该是我心虚地挂断?

    最后,爷爷,如果化妆是为了勾引白承允,那岂不是满大街的女人都在勾引他?”

    “你!”白元海眉毛都气得跳了起来。

    心柑端着一杯水过来,“太爷爷,您先喝杯水。”

    都没个孩子懂事!

    白元海瞪了苏清月一眼,接过水正要喝,心柑扯了扯他的衣角。

    爆炸头随着动作晃了晃,白元海看着喜欢,就配合地弯下了身子。

    心柑凑过来,声音小小:“太爷爷,化妆呢,是对要见人的尊重。你知道化妆品有多贵吗?洗面奶、乳液精华、粉底、眉笔、BB霜、口红,这些东西,都很贵的。我妈妈赚钱那么辛苦,怎么会把这么贵的东西,用在一个婚内出轨背叛了她,而且离婚了的前任身上呢?”

    白元海眼珠子一下子瞪得老大,“心柑!你可不能乱说。当初、当初那是你妈妈……”

    话到一半又打住。

    这苏清月可以给孩子看些乱七八糟的,他不能。

    这样的事情,到底还是不适合让孩子知道。

    奈何心柑心里通透着呢,“太爷爷是想说,当初出轨的是我妈妈?可白叔叔也不是天山雪莲啊。要不然烨哥儿是从哪儿来的呢?”

    白元海:“……”

    老爷子的战斗力,再次告竭。

    心柑拍着老爷子的手,语重心长地安慰:“太爷爷,你也不用难过,我理解你。谁都偏信自己人,就像我,胳膊肘儿也往我妈妈身上拐。你的心情,我能感同身受的。不如我们现在去唱唱歌,缓解缓解不良情绪吧。”

    小手拉着白元海,就要往点歌机那边走。

    白兰儿一看情势不对,一口牙都快咬碎了。

    这要让苏清月取得了胜利,那她今晚不就白折腾了?

    “爷爷!”

    眼泪说来就来,配着一头长发,白兰儿也能哭的哀凄,“是我好长时间没机会见到烨哥儿了,太过想他在乎他,所以一听到苏清月带他来了这种地方,就误会了苏清月。对不起,我让您费神了……”

    以退为进,却也是旧话重提。

    哪怕这个地方确实是被收拾了,但到底还是不干净。

    只要她多上点眼药,老爷子以后就绝不可能再让烨哥儿,接触这对贱母女。

    小孩儿忘性大,时间一长,烨哥儿自然就会将这两人抛到脑后。

    到时,她白兰儿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一对落难母女,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心柑眼中的暖色,消失了。

    “烨哥妈妈,你的苹果肌好了吗?上次被打坏,就是因为没管住嘴。身为一个大人,为什么不好好记住自己的错误,而要一再重犯呢?你一句‘听说’,就可以把带烨哥儿来夜总会的罪名加在我妈妈头上,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听说’,你是在陷害我妈妈呢?”

    一提苹果肌,白兰儿就想起上次所受的耻辱。

    现在上流圈子里谁不知道,她白兰儿刚打的苹果肌被打烂了,捂着脸去修复,成了整个美容院私下里的笑柄?

    而且这个小杂种,竟然还在教训她做人?

    白兰儿恼羞成怒,“有你什么事啊?大人的事,小孩瞎掺和什么。”

    本来想骂一顿的,但顾及老爷子在,她硬生生把“小杂种”几个字咽回去,只伸手指了指。

    可就这一个动作,也让烨哥儿陡然厉喝:“你敢碰她一根手指试试!”

    白兰儿吓得一缩,反应过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烨哥儿,我才是你妈妈,你、你怎么可以帮着她们?”

    烨哥儿紧拧着眉头,对声声哀泣的白兰儿看都不看一眼。

    “心柑,他们不成熟,就让他们自己去成长。我们不能溺爱他们,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他们的。”

    埋头于吃瓜的群众们齐齐掉了手中的瓜。

    这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怎么还成了孩子溺爱大人了?

    烨哥儿继续,“他们想以吵架打架来取胜,那么他们就得付出代价,头破血流了,也得自己受着。人总要经历磕磕绊绊才能成长,我们就不要去做他们成长的绊脚石了。”

    心柑成功被拉拢,“对,要放手让他们自己去摸索才行。一味地依靠我们,是不会有进步的。”

    白兰儿要气死了。

    儿子不帮她也就算了,竟然话里话外,还任由别人把她打个头破血流?

    “苏清月,你现在得意了?你……”

    “白兰儿!”白承允突然开口。

    他缓缓站起,看向老爷子,“爷爷,时间不早了,您该回去休息了。”

    白元海眉头一挑,“逐客令?”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