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诸天 > 第十八章 真相
    云层涌动,变幻莫测,在这高空与大地之间,有一道赤霞连接着二者,赤霞呈现着鲜红的血色,形似一根鲜血灌注成的擎天柱,相当耀眼,沈誉立在其中,周围繁杂的符号密密麻麻,这些符号包括那种恐怖的气息,皆来自他脑后的那块骨,他闭着眼睛在默默体悟其中无尽的奥秘,这似乎是一种足以通天彻地的无上玄功,而他现在所看到的的这些法则与符文不过是冰山一角,却也足够他花很多时间去消化理解。

    而众人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在那道赤霞中隐约能看到一片可怕的世界,那里尸山血海,荒凉的大地残破不堪,皆是折断的兵器和残缺的尸体。

    这是何地?众人心惊,猩红的血水蔓延向各处,而后逆流直上,流淌向一座古岳,山岳高耸入云,奇峰兀立,血色黄昏下,那些血水缓缓流淌向着那座山岳汇集,显得无比诡异。

    “那里是……华山!”沈腾云惊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就连王道宁都不能平静,屏住了呼吸,这难道是上古神战刚结束时的九州?根据古籍中的形容,眼前这一切确实很像那段岁月,可为何会莫名的再现?

    还没等众人缓过神来,又一个让所有人血液凝固的景象出现了,在那诡异的华山上,一尊比山岳还要巨大的魔影在慢慢凝聚,黑气缭绕着整座华山,妖异无比,虽然只是一道虚影,看不清容貌,甚至分不清男女,但全身上下都透着魔性,邪性,像是一尊魔王要清算人间。

    魔影迈步,踏足荒凉的大地,从成片的尸体上迈过,每迈出一步,都发出哗啦啦的水声,扬起大片的水花,都是血水,构成一幅恐怖的画卷,就连空气中都仿佛多了一丝血腥味,令人作呕。

    突然,这幅画卷龟裂,像是瓷器一般裂痕密布而后就此粉碎,那片充斥着死亡的世界就此消失不见,但那尊与天齐高的魔影却还存在着,震慑每一个人!

    魔影中还有一道身影,正是沈誉,一道道魔纹从其脑后蔓延至他的全身,让他充满了邪性,他闭着双眼似乎在体悟。

    赤霞中黑气腾腾,符文涌现,那道魔性的身影在扭曲,形状在不断发生变化,最后居然化作滔天的魔气,黑红色的光芒映照着沈誉,将其淹没。

    最后,无数魔气汇聚与那符文交织在一起,尽数没入沈誉脑后的那块骨中,与此同时他身上那些可怕而诡异的纹路也渐渐消散,这片天地重新归于平静。

    沈誉缓缓睁开眼睛,虽然还是那样英俊,剑眉入鬓,目若朗星,但气质已经大变,很陌生,冷漠地看着众人。

    “小誉哥。”

    几个孩子怯生生地叫了他一声,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混蛋,你对小誉做了什么?”沈腾云怒视王道宁,同时也在心悸,现在在那里的还是小誉么,那块骨复苏后到底让他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那道妖邪的魔影难道已经和其一体共生,侵占了他的神识?

    “小誉,快回来,你现在还不能掌握那块骨,会有大问题,必须封印。”

    商战很急切,在做最后的努力,希望能够唤醒沈誉。

    “我很好。”

    沈誉开口,语气平静地让人感到陌生,他再次闭上眼睛回味着刚刚身体发生的变化,而后看向商战缓缓开口道:“你凭什么私自决定我的未来。”

    简单的一句话,令商战心中发寒,眼前这个少年的确是沈誉,但在那块骨的影响下,心性已经大变,他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此刻,场中若还有人能笑得出来,恐怕只有王道宁了,他笑的很灿烂,对自己的这份意外收获很满意,他凝视沈誉,细细观其变化,想要看穿他体内那块反骨的秘密。

    “你若以为,帮我复苏了一块骨就可以左右我,那你恐怕想的太多了,你我之间依旧有血海深仇。”沈誉瞥了一眼王道宁。

    “哦?这种气质很熟悉,似乎曾经见过。”

    王道宁眯起眼睛,他知道在那块反骨复苏时,他的摄神术便已经失效了,但此刻看到沈誉的气质,同时再仔细观察其容貌,他突然有了一个惊人的猜想,若猜想为真,那么抖露出来,必定能再次搅弄风云。

    他看了看沈誉,又看了看商战,随即开口道:“你的生父可是沈风?”

    “你怎么知道!”

    沈誉眼睛瞪的很大,眉毛也皱了起来,面部有些发颤,惊讶感溢于言表,他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也去世的很早,是一个没有双亲的孩子,身世很可怜,尽管沈腾云和众村民待他很好,但却终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每当看到其他孩子扑进自己父母的怀抱中时,他是羡慕的,心中会有惆怅,母亲慈爱的目光,父亲宽厚的手掌,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都是他从未感受过的,这也是他的眼中总带着许多心绪的原因。

    一个少年,本应该在父母的关怀呵护下茁壮成长,但他却从未得到,需要过早的独立,每当他烦恼时,没有父母倾诉,每当他修炼有成想要和父母分享心中喜悦时,也同样是孤身一人面对自己空荡荡的房间,这就是一个孤儿的寂寥与无奈。

    他曾问过自己的大伯关于自己父亲的事,却从来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就好像他的父亲是凭空消失的一般,没有留下丝毫痕迹,此时此刻,居然有一个人认识他的父亲,这让他很激动,盯着王道宁,迫切地想知道真相,道:“你认识他,他在哪?”

    “呵呵,怪不得我越看越像,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何他们要封印你的那块骨了,真是个可怜的孩子。”王道宁没有正面回答沈誉,既然他的猜想没有错,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又可以归于他的掌握之中。

    “你给我闭嘴!”

    这时,商战和沈腾云异口同声,向王道宁杀来,虚空中神光灿灿,不断地轰鸣,两双拳头同时发光,几乎可以轰穿山岳,毁掉一片山林。

    王道宁不慌不忙,身前腾起一片光幕挡住二人,盯着商战,低声威胁道:“若不想他知道真相,交出涅槃爆破诀,我便闭口不言,还可以放所有人一条生路。”

    “你……”

    商战顿时停下攻击,陷入纠结之中。

    “不可,他不可能这么好心。”沈腾云在一旁阻止。

    “我劝你们慎重考虑,这个少年的未来可是掌握在你们手里。”

    “只能赌一赌了”

    商战万般无奈下掏出一本发黄的古册。

    “商兄,慎重啊!”沈腾云再三阻止。

    “小战,因为你已经死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你还想再害这个少年么,一本玄功换这个少年的今后,这个买卖你自己决定值不值。”

    “给你”

    最后,商战咬了咬牙,狠狠瞪了王道宁一眼,将古册丢向王道宁。

    王道宁接过古册,略微翻看了一下,确认无误后,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道:“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早点告诉这个少年,你才是杀害他父亲的真凶。”

    “什么!”

    此刻别说沈誉,就连其他人都如遭雷击,呆在那里,万万没想到沈誉的亲生父亲竟是商战所杀,实在远远超出他们的意料,过于不符合情理。

    “你这个混蛋,言而无信,我杀了你。”

    两人连续挥拳,疯狂砸在王道宁身前的光幕之上,发出铿锵声,如同金石交击。

    “狗急跳墙了么?”

    王道宁冷笑,大袖挥动将二人扫飞,对沈誉道:“你的亲生父亲,当年是我的一名部下,在那次截杀商战时被他亲手格杀。”同时暗中传音向两人传音,道:“关心则乱,小战你怎么还这么天真,我既然已经激活了这个少年的反骨又怎会轻易放过?可笑的感情生物,论计谋论修为你都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太华村的罪人。”

    商战闻言跌坐在地上,原本伟岸的身躯竟变得有些佝偻,像是被一下子掏空了所有,精神近乎绝望。

    而沈誉此刻也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他低着头眼神空洞看着地面,身体在发抖,口中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

    一遍又一遍不断重复,突然又开始大笑,道:“哈哈哈哈,这就是我信赖了七年的人,尊重了七年的人。”状若疯魔。

    “小誉,你别听他一面之词,这个人如此阴毒,说的话不一定为真,你千万别被他骗了”沈昊上前,拉住沈誉。

    “对啊小誉,这个畜生算计人心,狠毒无比,事情一定另有隐情。”杨封等人也纷纷附和,几个孩子也是怯生生地看着沈誉,他这样癫狂的样子令众人感到心痛。

    “滚!”

    沈誉喉咙里发出嘶吼,全身爆发出一股惊人的气息,霸道无比,他猛地将沈昊甩向一旁,而后伸出一只手指,点向商战,这个他曾经最为敬重的人,怒道:“若非如此,他为何要这么心虚,生怕被我知道,你们还想骗我,让我认为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么?”言罢他又对沈腾云道:“大伯想必你也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吧”

    “孩子,风弟确实是商兄杀的,可是当年风弟利益熏心,助纣为虐,在参与那次截杀之前就杀过很多无辜的凡人,几乎入魔了,我多次离开村中劝他回来都没有用,最后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你要清醒啊,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蛊惑你父亲的王道宁。”沈腾云苦口婆心地劝着,语气中饱含无奈甚至是祈求,希望沈誉能够清醒。

    “好好好”

    沈誉不为所动,怒极反笑,连说了三个好字,道:“想不到,你们居然骗了我七年,每次我问你们关于我父亲的事时都被你们搪塞过去,原来是这样的原因,哈哈哈,可笑我虽然心有疑虑,却每次都选择相信你们,我当真是愚蠢至极,愚蠢至极!”

    沈誉的双眼开始变得血红,脑后黑气缭绕,满头黑发乱舞,疯狂道:“所以你们就封印我的反骨,把一切都瞒着我,就怕我得知真相后会反你们是吗?”

    “不是这样的,孩子,那块骨的力量不是你现在所能掌握的,会反噬你,我们是怕你步你父亲的后尘啊”沈腾云眼眶都湿了,在极力解释,尽管他知道沈誉已经听不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