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诸天 > 第二十一章 惊变
    四野寂静,夜幕降临,夕阳的最后一点光亮也被黑暗吞噬,这一战终究是结束了。

    这是太华村自上古之后最惨烈的一天,死了太多的人,村中房屋几乎被毁了个彻底,皆是残垣断壁,四周的地表都被翻了一层,彻底塌陷下去,乱石横陈,上面的血迹十分醒目。

    “结束了吗?”

    沈昊喃喃自语,在最后一刻,他隐约看到商战的秩序神链穿过王道宁的躯体,而后双眼便被夺目的光芒刺伤,再睁眼时便什么都看不见了,如同一场梦幻。

    虚空中,点点微光在跳跃,它们在慢慢凝聚,重组,一道伟岸的身影在慢慢浮现。

    众人惊喜,认出了那道身影,难道奇迹出现,商战以天纵之资活了下来?

    “商大叔!”沈昊对着身影呼唤。

    虚淡的身影慢慢变得真实,商战竟真的再现人间,对着众人微笑。

    所有人都大喜,几个孩子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但都笑了出来,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是比亲人复活更激动人心的事情了。

    但很快众人的笑容便凝固住了,这道身影容貌虽然真实,但却明灭不定,很明显并非血肉之躯。

    “神形俱灭,一缕执念未散,放心不下你们。”伟岸的身影开口,有些落寞。

    “小昊,你过来。”商战的执念对着泪流满面的沈昊招手。

    “商叔叔……”沈昊哽咽着上前。

    “孩子,别哭,你现在应该成长了,以后你的父亲和我都不在身边,村子需要你来保护。”他想轻抚沈昊,但知道自己不过是一道执念罢了,无法触碰到他,于是自嘲一笑,伸出的手又重新收了回去,继续说道:“虽然保住了你们,但终究没能杀了他,心中有愧啊,但他的伤我知道,想要痊愈怎么也得三五年,短时间内不会再来,杨兄,赵兄,你们俩趁这个机会带着孩子们离开这里吧,有一种说法,这将会是一个机遇与危险并存的时代,你们也许会有机会。”

    接着他一指点向沈昊的眉心,将一道神识烙印传给了他,道:“这是上古时一位强者为了警醒后人修行之路上走的错路而写下的感悟,我所修习的涅槃爆破诀不过是别人借鉴此感悟创出的玄功,虽说强大但并不一定是真正正确的法,上古神战之后,九州一直处于积弱状态,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世界本源受损,大道残缺,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也许当世所有的修士都走了错路,所以才难以走向更高的层次,这也是王道宁一定要夺取这门玄功的原因。”商战在揭露一个大秘密,这无疑对所有人今后的修行之路都有很大的帮助!

    “事实上就连这段感悟都只是残缺的,并不完整,但我能给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以后的一切就只能靠你们自己了。”商战的身影在说完这番话后变得更加透明了,一缕执念,终究是要消散的。

    “我的时间不多了,小昊,我和你的父亲一直都对你寄予厚望,日后你若是能杀了王道宁,找回你的弟弟,记得告诉小誉关于他父亲的真相,让他原谅我,我自己看来是等不到那天了”说道这里,商战苦涩地笑了笑。

    “商叔叔,你别走……”孩子们都哭了,杨封和赵云空也在落泪。

    “孩子们,别哭,只有经历生死,才会看淡生死,早些离开这个世间,我也能早点追上沈兄的脚步,相信你们日后的成就定能超越我们,成为和你们祖先一样的天骄人杰!”

    商战最后看了一眼众人,云淡风轻的笑了,伟岸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无垠的虚空中。

    …… ……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余下的孩子们走向自己的亲人抱着他们的遗体默默不语,沈昊则更为悲凉,他最亲近的两个人皆形神俱灭,连尸首都不复存在,在这一刻,他感到无比的孤独与无助。

    “孩子们,把你们父母亲人的……遗体……唉,埋了吧。”杨封叹了口气,他的心中又何尝不难受,只是村中的成人只剩下他和赵云空了,他必须要对这些孩子们负责。

    “小昊……”小清从一旁走了过来,少女衣衫染血,一双美目早已哭的红肿,她看着沈昊凄凉孤独的身影,想要劝慰,自己却忍不住再次伤心落泪,事实上她也失去了双亲,心中的苦楚不比任何人少。

    沈昊没有说话,就这么坐着,沉默的有些吓人,让人有一种他的神识已经寂灭,只剩下一具空壳的感觉。

    “让他一个人待一会儿吧。”赵云空上前拍了拍小清的肩膀,轻声道。

    村中的几个孩子将亲人埋葬后,同赵云空还有杨封捡了些树枝,石块简单地搭建了几处简陋的住处,他们心里明白,再也不会有人照顾他们了,他们不得不学会独立。

    这一夜,沈昊没有睡,一直默默坐在村口看着远方,独自神伤,其实其余人也同样辗转反侧。

    逝者长眠,活下来的人反而要承受更大的悲伤。

    清晨,沈昊迎着朝霞缓缓起身,开始修行,他的人体晨曦与朝霞交相辉映,血肉,骨骼,脏器乃至神识都在散发着光芒,反复锤炼。

    他要变强!

    这是他一夜无眠后坚定到深入骨髓的信念,修行世界本就是遵从弱肉强食的法则,没有人能做温室里的花朵,只有自身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身边的人,否则一切都是虚的。

    呼!呼!呼!

    沈昊修行吐纳结束后便开始练习八蛮荒劲中的无畏猛虎拳印,拳风如虎啸,伴着阵阵风雷声,气势迫人,其他的孩子在他的带动下也纷纷开始修炼。

    村中的那些药田全都被毁了,用于灵引的药池也已残缺,到处都是乱石杂草,除了那些坟堆和石碑以外,什么都是破败不堪,十分荒芜。

    当下的条件太差了,以往的一切不知何年何月要到何处才能重建,可即便如此,孩子们的修炼反而更加刻苦,他们仿佛在一夜间长大了,变得成熟,一个个目光坚毅,不再天真顽劣。

    看到这一幕,杨封和赵云空不知是该欣慰还是心酸,他们本该有属于自己美好烂漫的童年,却无故遭受到这些,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承受之重,当真令人揪心。

    “也该想想我们接下来该去哪了。”杨封道

    “嗯,重新找个地方定居,潜心修行,他日定要去王城杀他个天翻地覆。”赵云空凝视着雍州王城的方向立誓。

    最后,经过两人的商讨,他们决定带着孩子们离开雍州,前往其它州,当年沈腾云曾和他们共同研究过现今九州世界的版图,冀州从上古至今都号称九州之首,当年的九州皇主崛起之地,是有着大机缘和大气运的一州,尽管经历了上古神战,但有传闻冀州仍有一些秘境尚未被挖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太华世世代代皆居于此地,轮到我们这一代却要弃村,开始亡命生涯,当真是对不起列祖列宗。”两人皆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也要带着这座祭台上路。”两人满头大汗,站在祭台两侧,他们本想将之抬起来带着上路,却发现根本无法撼动,祭台实在是太沉重了。

    “不愧是神物,果然非我等能够触之。”杨封和赵云空有些无奈,这祭台是绝对不能留在这里的,可现在却连分毫也无法撼动,两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轰!

    突然,华山方向出现巨响,整片山脉在震动,无数走兽仓皇逃窜,大地在摇晃,天空中霎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股磅礴的恐怖气息陡然出现,令整个雍州都发生了大地震,仿佛末日降临。

    “发生了什么?”

    “华山要崩塌了嘛?”

    整个雍州的生灵皆惊颤,就连王城中都有人坐不住了,化作一道长虹冲向高空,凝视着华山的方向。

    恐怖气息席卷雍州,太华村更是首当其冲,所有人都心惊肉跳,跌坐在地上,惊恐地注视着华山。

    气息的源头在华山之巅,此刻所有的迷雾都在消散,在那北峰之上,有两道玄青色的光芒贯穿而出,像是两道通天之柱一般在云层间穿了两个大洞,直达那九天之上。

    “那是什么东西?”

    沈昊脸色苍白,并不是他胆小,而是那股气息太过恐怖,完全超出人的范畴,直击神识,连灵魂都在震动,这一刻他真切的感觉到自己像是一个蝼蚁,在这股力量面前是那么的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