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诸天 > 第三十章 晨曦境真义
    沈昊那叫一个心痛,这种稀世宝药本就珍贵,之前已经耗掉了两片叶子,现在这第三片叶子也不完整了,他都不知道仅存的这些还够不够让他增强己身。

    “小子你别整的痛心疾首的行不,就你现在这个境界,这么多足够了。”马叉叉不以为意,而后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对沈昊道:“在正式指点你修行之前,你先和我阐述一下肉身和神识的重要性,让我看看你对修行一途的理解。”

    沈昊稍作思虑后果断道:“肉身,乃修行之基,是一切的根本,强大的肉身是实战中的保障,没有肉身作为庇护的神识犹如无根之萍,将脆弱不堪,一击即溃。”他顿了顿,又道:“同样,神识亦很重要,因为它脱胎于肉身,却更为玄妙,是修士心境与精神力量的有形体现,没有神识的肉身将会是一具空壳,徒具虎形而无威。”

    天驳点了点头,目光中带着赞许,道:“不错,想不到你刚刚跻身于修者一列就想的这么深远,还算的上是一块好料子。”

    它对沈昊的回答还算满意,至少对于他现在的境界来说,能想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越往后你就会发现,你现在的认知还太过浅显,真正的无上强者,其肉身即使没有神识入主,一样具有其本能,威严而不可侵犯,足以镇压乾坤,其神识即便没有肉身的庇护,一样可以穿天裂地,令大道都跟着颤栗!”天驳很激动,唾沫横飞,眼神中有无限的向往。

    “那岂不是无敌于天上地下,还有谁能当其锋芒,当真有这样的强者吗?”沈昊听得也是心潮澎湃,渴望能一睹其风采。

    “怎么没有,你的祖先,当年太华村的几位天骄们都是这种级别的强者,不说古今无敌,最起码也是一个时代的至强,堪称绝代王者!”天驳神色傲然,仿佛又回到当年追随在沈昊先祖身边的峥嵘岁月。

    沈昊闻言当场就被震撼到了,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浓浓的崇敬之情,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一直以来,他虽然知道自己的先祖很强,却没有真正了解到他们究竟强到什么地步。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样一位无敌于寰宇内的至强者的后人,这让他热血沸腾,内心更是腾起了极为强烈的自信。

    “先祖能做到的,有朝一日,我也定能做到!”沈昊握拳,给自己鼓劲。

    可没过一会儿,他又升起一股悚然感,因为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即便是他的祖先,堪称一个时代的至强,都在上古的神战之中战死了,一个连他们都感到绝望的境地,到底有多么可怕,他们面对的敌手究竟来自哪里,是那个深渊般的古界吗?沈昊不禁又想起神像男子退走时他所见到的那一幕。

    同时他亦想起祭祖时的那篇古老的祭文

    “苍穹泣血,大地神伤,英雄残躯长埋异乡。

    举世茫茫,何处话凄凉。

    携带众生的希望,将前路点亮,先祖世无双。

    亘古匆匆过,我族道永昌。”

    这是神战后太华村为数不多的幸存者所撰写的,记录了当年战斗的惨烈,现在想想,也唯有那能让苍穹染血,大地断裂的终极战斗,才会令自己先祖这样的绝代王者都感到无解吧,一时间沈昊的思绪飘得很远……

    “上古,到底有什么秘密?”沈昊问天驳,他很迫切,非常想知道关于神战的一切。

    天驳先是一呆,而后便理解了沈昊为何突然这么问,于是道:“当年的事情你现在最好不要去了解,知道的太多反而会成为一种压力和限制,有些事情我不愿提及,亦不能随便提及。”

    它又道:“你现在要做的是考虑如何变强,借鉴你先祖曾走过的无敌道路,踏出一条属于自己路,我会用你先祖年轻时的标准来要求你,不过那会很辛苦甚至是苛刻,可能会超出常人的承受能力,你接受么?”

    “我接受!”沈昊很果断,虽然他现在境界低,眼界窄,不知道自己将来要面对的会是什么,但为了死去的亲人,为了对小清她们的承诺,为了在前方征战,牺牲自己的祖先,他要变强,成为一个时代的至强者!

    “好!那么首先你告诉我,何为‘晨曦’?”

    “‘晨曦’,乃人体之灵的演变,是人体之灵勾动天地催生而成的产物,是修士各种力量的来源,亦是修士不断突破的开端。”这是沈昊根据商战所说加上自己的理解所得出的结论。

    天驳道:“不错,所谓‘晨曦’就是肉身与神识中的灵性与天地间的灵*融而生的物质,但其根本还是来源于修士本身,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人体晨曦太过脆弱,简直不堪一击。”

    沈昊瞪大眼睛,很讶异,道:“晨曦境不就是利用人体晨曦明悟自身,与肉身以及精神交感从而相互壮大的过程吗,这个时候的人体晨曦不都是相当脆弱的吗?”

    “话虽如此,可你要走的是最强之路,那就要能人所不能,要在一个近乎绝境的情况下,挖掘出自身所有潜力,才能达到超越极限后的境界。”

    “我给你举个例子,一斤废柴和一斤神铁虽然重量相同,但两者能相提并论吗?你现在处于晨曦境的三重天,但你的人体晨曦若是和当年你的祖先相比,那就是一斤废柴和一斤神铁的差别,质地完全不同。”天驳的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一般令沈昊警醒,他第一次意识到晨曦境的真义竟是如此,不光是人体晨曦与肉身及神识相互壮大产生量变的过程,更是要彻底地挖掘自身的潜在力量,产生质变。

    “那里,就是当年我驳族的幼兽用于磨砺自身的地方,后来被我搬到了这里,里面关卡重重,相当危险,即便是我当年亦不能通过其中所有的考验,我现在要你在不动用人体晨曦的情况下,进入那里接受试炼。”天驳指着矮山后的一个山洞道。

    “不动用人体晨曦?那我岂不是连登堂入室都算不上?”沈昊惊讶,他在尚未登堂入室时最巅峰的状态也就是能够格杀一头变种凶兽,可现在却让他进入一个连上古异兽都难以承受的地方接受试炼,这不是让他去送死吗?

    “臭小子,谁让你去送死了!?”天驳又一次捕捉到沈昊的心声,道:“不动用人体晨曦,是为了能完全挖掘你肉身与神识的潜能,这样一来你之后所催生出的人体晨曦才能达到极尽精纯的地步,就你现在这个状态,肉身么还算凑合,神识之力实在太弱了,要不怎么会三番五次的被我捕捉到你心中所想,不把你扔到绝地之中你怎么超越极限?”

    “现在我教你如何封住自身晨曦,你学会了就赶紧进去吧。”

    “我不会死在里面吧?”沈昊有些发瘆。

    “难说。”天驳语气相当淡然,一副见惯生死的样子。

    “……”

    最后沈昊接受了现实,将自身晨曦封住,和天驳来到了山洞的近前,到了这里沈昊才发现,从外部看这是一个山洞,但实际上,洞口内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当中黑漆漆的一片完全感受不到其中的能量波动,但直觉告诉沈昊,这里面绝不是好待的。

    “小子,我观你破军入命,战体天成,最适合在实战中提升,从而超越极限,你放心,下去之后,你绝对停不下来,保证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临行前天驳再度“提点”。

    “前辈,哦不,马叉叉,我下去可以,但若是真的有生命危险,我还能回得来么,我还要报仇呢,现在死了太亏了。”沈昊尽力让自己的眼神变得郑重。

    “行了,能别婆婆妈妈了吗,年轻不玩儿命还要等什么时候玩儿命?再说了哪那么容易就有生命危险了。”天驳很不耐烦,最后直接一脚踹在沈昊的屁股上,别看它只有巴掌大,脚力却不小,这一脚直接将沈昊踹进了大坑之中。

    “忘了告诉你,这里面没有什么标准,都是为了超越极限所设计的,就是神兽幼崽都不见得能熬得住,你小心着点,别冒冒失失的。”天驳对着大坑叫道。

    听到上方那奶声奶气的叫声,黑暗中的沈昊在急速下坠的同时,亦很想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