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诸天 > 第三十一章 入大坑
    这是一片冰冷而黑暗的深渊,沈昊仍在下坠,此时的他心已经凉了半截了,因为根据这种速度,再加上下坠的时间,等落在地面上时,哪怕他是铁打的估计也要摔个四分五裂。

    “这马叉叉没理由害我啊。”沈昊还没有完全绝望,他坚信应该会有转机,毕竟是让他来这里试炼的,不可能在一开始就把他摔死吧。

    果不其然,下一刻,黑暗中便有一道光束从底部射出,就好像是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令原本冰冷而黑暗的空间多了一丝光明。

    紧接着,数十道光束接连朝着四面八方射出,绚烂刺目,这里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连周围石壁上的纹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这些光束交织成一片光网将沈昊托住,延缓了其下坠的趋势,令其停留在半空中。

    “那是什么?”

    因为四周变得明亮起来,沈昊能清楚地看见光源为何物,那是一块顶部十分尖锐的,类似巨石状的物体,起码也有数百米高,其表面看上去很光滑,仔细观之,又似乎不像是石质,其质地更像是某种骨头。

    “这该不会是某种生物的骸骨吧!?” 沈昊仔细打量着,总觉得此物有些眼熟。

    光网包裹着沈昊在短暂停留后,开始缓慢地下沉,直至大坑的最底部,沈昊这才得以完整的看到此物。

    它通体如玉,洁白而光滑,在其表面有一圈圈波纹,像是光晕,所有的光束皆来自于此,它的顶部尖锐,可越往下就变得越粗,像是一根犄角。

    “这是……天驳的角!”沈昊倒吸一口凉气,居然这般巨大,像一座小山一样。

    怪不得觉得眼熟,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光是一根犄角就大到这种地步,那其真身得有多大,处于怎样一个境界!?

    轰隆一声,巨大的犄角轻震,却发出巨大声响,令整个大坑都跟着摇了三摇,而那些原本托着沈昊的光网则开始在其周身游走,虽然这些光束看上去很柔和,但沈昊却有一种被洞悉一切的感觉,仿佛连自身本源都在被窥探。

    “前辈,我体质如何,还算强壮吧?”沈昊玩笑式地打了个哈哈,他想试探这只犄角是否还有意志残存。

    “血脉检测完毕,并非我族,为何来此?”巨大的犄角发出一种冷漠而刻板的声音。

    同一时间,周围法则之力陡然腾起,直接指向沈昊,随时都有可能朝他攻来。

    “等等,等一下!我是被另一头天驳踹进来的!”沈昊慌了,先是急速下坠已经吓了个半死,现在好不容易平安落地,怎么又整这出?那头天驳重获新生后也太不靠谱了吧,真是一点都不让他好过。

    犄角没有回应,气氛像是凝固住了一般,沈昊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因为一旦稍有妄动,周围的法则之力便会将他轰碎。

    许久后,犄角再度发声,道:“很熟悉的血脉,再次检测。”

    光网再度将沈昊包裹,片刻后,巨大的犄角问道:“你是沈家后人?”声音相比之前柔和了一些。

    “正是,我是太华沈家的后人。”沈昊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答道。

    刷

    周围指法则之力消失,沈昊这才松了一口气,问道:“我可以接受试炼了吗?”

    “可以,继续向里走,试炼之门便会开放。”说完这些巨大的犄角便不再做声,感受不到一丝波动。

    原本那些包裹着沈昊的光束也全都重新没入犄角之中,只留下微弱的光芒算是给这里照明了。

    沈昊也不再多说什么,开始打量起此地,这里是四周都是石壁,像是一个洞穴,除却那根巨大的犄角占据了整片区域的三分之二外,其他的地方都很空旷。

    绕过那根犄角可以看到一扇古朴的青铜门,门上蛛网横陈,有着不少尘埃,那些散落的铜屑更令这扇门显得古意沧桑。

    在这扇青铜门上刻有一副图案,栩栩如生,宛如实物。

    其内容更是令沈昊相当惊讶,那是一头天驳与一头神龙相互角逐的画面!

    在门的左侧一条庞大的神龙腾于星空之中,无数星辰在其身边环绕,而神龙周身的光泽却比那些星辰更为闪耀。

    尽管只是刻图,沈昊都能感觉到其身上那股神圣的气息。

    门的右侧,则是一头霸气绝伦的天驳傲立于天之巅,那根象征着驳族至高荣耀与无上神通的犄角在发光,与那神龙争辉。

    天驳逐龙!

    沈昊未曾想到这一族竟有过如此辉煌的战绩,敢与神龙角逐,对峙!甚至不落下风!

    要知道, 龙,象征着至高无上的尊贵,神兽中最为出名,亦最为稀少的一种,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连其子嗣都无法继承这种血脉,还需要日后的修行和蜕变才能慢慢进化成龙形。

    而之所以稀少的原因,是因为该族实在太过强大,相传其蜕变到最终形态再没有任何瑕疵之时,在神兽中都是无敌的存在。

    当然,刻图上的神龙还没有到达那个地步,但也相当强大,属于神兽范畴。

    而天驳毕竟是异兽,论血脉,比之神兽还是要低一个档次,但在刻图中却逆行而上,与神龙角逐,实在是震撼人心。

    “我想这幅刻图的寓意是想告诉后来者,血脉并不是修行中最为关键的因素吧。”沈昊自语。

    这毕竟是给驳族幼兽的试炼地,在这入口处展现这样的刻图,除了向来者展现自己种族先人的强大之外,亦是给后来者种下信念,自身的强大与否并不是由血脉直接决定。

    这样的寓意也让沈昊深受触动,虽然他一直被夸赞天赋异禀,资质超然,但这并不代表他日后定能无敌于天下,所谓的资质与天赋,只是代表了一种修士日后能达到某种境地的可能罢了,并不能真正代表什么。

    况且,沈昊最大的仇人,王道宁,那是一个超越神通者的存在,面对境界上的鸿沟,再好的资质都是虚的,只有奋起直追,才是正途,这是一种巨大的压力,同时也是一种动力。

    想到这里,沈昊收起思绪,准备全神贯注,磨砺自身,他握了握拳,毅然向前方走去。

    这时,青铜门的门缝处出现一道金光,隔在刻图上的天驳与神龙之间,这是门后的空间在复苏。

    “试炼之门,开启!”一直沉寂的巨大犄角又一次发声。

    轰隆隆,尘封已久的青铜门开始缓慢打开,露出一片金光,沈昊神色郑重,一步迈入,刺目的金光晃的他几乎睁不开眼,只能凭着感觉摸索。

    哧!

    金光中的沈昊被一道力量吸住,而后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向前方飞去,那股力量牵引着他,像是带他跨越了空间的壁障。

    日月更替,斗转星移。

    沈昊再度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处在一片枯寂的大地之上,这里生机泯灭,连一株野草都没有,只有几块石碑杂乱地横陈在地面,整体看上去十分荒芜。

    他可以确信自己已经完全脱离了天驳的内界,因为这里感受不到那种气息,这应该属于空间相叠,自己来到了另一方小世界中,专属于驳族的试炼之地。

    沈昊向前走去,轻抚那些石碑,刹那间,他心神俱震,一种奇异的力量直击他的神识,而后他的眼前竟出现了太华村的景象。

    沈腾云,商战,沈誉,小清等等,那些死去的,早已离开九州世界的亲人竟在这一刻全部再现!

    沈腾云还是那么雄武,商战还是那样伟岸,小誉清秀的面庞上仍带着一丝愁绪,至于小清,依旧明眸皓齿,宛如一汪秋水,他们各自忙碌着,交流着,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

    远处,泥猴子又被杨大兴欺负了,龇牙咧嘴的表情相当滑稽,杨封和赵云空则在带着一群孩子锻炼体魄。

    下一刻,沈昊又看见了自己,画面里的他很快乐,无忧无虑,没有血海深仇压抑在心头,一切都向原先那样美好。

    画面外的沈昊眼中有泪,这是他潜意识里最希望看到的画面,是他内心的归宿,可这一切……毕竟只是幻象。

    “一上来就是针对神识的磨砺吗?”沈昊自语,因为之前进入内界时曾遇到相似的情况,唯一不同的是,前者是干扰其神识,令他产生幻觉,而那块石碑是在勾动他的潜意识,将其映照出来。

    而两者的相同点在于,若是不能破除虚妄,斩灭眼前的幻象,他可能会永远陷在里面。

    可他怎么舍得这么做?

    这相当于亲自斩掉自己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一处,他害怕一旦这么做,自己便会忘记曾经的美好,会丢失一段情感。

    正在这两难之际,沈昊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那是商战临终前传给他的精神印记,那段感悟里的一句话:“修行亦是修心,虚幻亦是真实……”

    沈昊巨震,像是一下子得到了启发,是啊,修行的过程亦是修心的过程,即使画面为虚幻,可那却是自己真实情感的显现,如何能斩!?如何能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