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诸天 > 第三十二章 一念守真灵
    荒芜的暗黑色大地上,沈昊枯坐于石碑前,表情略显痛苦,因为他没有选择顺从那块石碑,将自己潜意识里的一些多余的情感给斩掉,破除那所谓的虚妄,而是选择与之对抗想要根除石碑中那股奇异力量对他的影响。

    其实,石碑的方法并没有错,一个人的潜意识最为薄弱,内心深处的柔软即是软肋,一旦有一个精通神识之法的生灵针对这一点进行攻击,很容易便会影响到修士的心境,甚至将他控制。

    所以,石碑就是想通过这种手段,让来者自己分清虚实,看透这一点,甚至亲手斩掉一些多余的情感,这样一来修士的神识才能更进一步,否则羁绊太多,终会限制自己。

    可沈昊不想这么做,这些虚幻的画面亦包含自己真实的情感,他不想就这么将之抹去。

    于是他选择与石碑对抗,既然你想要攻击我的神识,撼动我的内心,我便与你斗上一斗,借此磨炼自己的神识之力,让这块石碑中的奇异力量无法撼动自己的神识。

    就像天驳之前所说的那样,真正的强者,其神识即便没有肉身的庇护亦可以穿天裂地,无物可阻。

    渐渐的,沈昊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他像是忘记了一切的存在,肉身的感知降到了零点,到了最后他甚至都短暂的舍弃了肉身,神识完全投入到眼前那片虚幻的景象之中。

    ……

    内界中,马叉叉正翘着二郎腿,仰躺在一片草坪上,嘴里含着一根草,哼着小曲儿,一副享受的样子。

    “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样了?”马叉叉眯着眼睛,晃着腿,自言自语道。

    过了一会儿,它站了起来,两只前爪飞快地在地面上刨,一边刨地,一边道:“差点忘了看看他的情况,那东西我记得就被我埋在这的,咋找不到了。”

    马叉叉掘地三尺,终于从地底掏出一颗水晶球,它将球体上的尘土掸了掸,然后开始施展一种秘术,令这颗水晶球中映照出沈昊的所在,很显然,此物和虚实宝鉴的功能相似。

    当球体显现出沈昊的刹那,它直接懵了,眼皮都在狂跳。

    这小子在做什么!?

    从它的视角看来,沈昊正盘坐在那块石碑上,肉身都要枯寂了,像是一具空壳,他眉心间那团拳头大小的神识之光像是跳动着的火焰,此刻已渐渐脱离他的肉身,朝着那块石碑飞去。

    “他在找死吗,没见过胆子这么大的!”马叉叉此刻恨不得直接冲向哪里,把沈昊拎起来一顿臭骂。

    晨曦境,居然有人敢让神识完全脱离肉体,最为关键的是,他似乎还想与那块石碑对抗!真是不怕狠的就怕不要命的,这简直是愣头青的行为!

    在晨曦境,肉身与神识都处于起步阶段,是一种相互滋养,日益壮大的过程,一旦神识脱离肉身时间过长,肉身就会坏死,到时候神识将再难回到肉身之中,最后只能落得一个神形俱灭的下场。

    “怎么会有头这么铁的人!”马叉叉都快被气的没话了,它在想,或许是因为自己曾对他说真正的强者其神识即使没有肉身的庇护亦能穿天裂地,所以这小子便这样理解了?

    “真是个蠢材!”马叉叉怒骂,人家那种生灵是怎样的境界?敢以神识穿天裂地,那是因为人家有这样的底气,而他不过是一个晨曦境的小修士,居然敢这样做,简直愚蠢至极!

    “不行,我得想办法阻止他!”马叉叉有些无奈,更有些后悔,觉得自己选错人了,这小子实在太笨了。

    可当它再看向水晶球时,它又愣住了,因为它发现有些不对劲,沈昊的肉身虽然极度接近枯寂的状态,但却始终没有真正坏死,有一丝灵性残存。

    “他是怎么做到的!?”马叉叉很惊讶,就连它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这片试炼地出现这种状态,一般来说,它们驳族的后代来到此地,接受石碑对神识的考验时,都会看到接受试炼者的神识进入一种类似沸腾的状态,那是它们在磨灭某些多余的情感,成功破除虚妄者,它们的神识会变得更为凝练,一些心境上的杂质尽除,令神识产生质地上的变化。

    可沈昊的状态很特殊,他的神识的确已经脱离了他的肉身,在与石碑中的力量对抗,但其肉身里分明还保留着一丝真灵,与那些脱离肉身的神识相互牵引着,两者的联系根本未曾断过。

    “我明白了,这小子不会是走上那条路了吧,没想到他的执念居然这样深!”马叉叉恍然大悟。在修者的世界中,大部分人在求道时,都会选择斩掉部分过往的情感,令自身的心境更接近于大道无情的那种状态,而有些人却不一样,他们的执念太深了,信念又超乎常人的坚定,无法斩去那些在别人看来属于无谓的情感。

    这样的人,执念反而会成为他们变强的原动力,出现很多不同的特殊性与可能性,就像沈昊现在,神识虽然在抗争,在对抗,但总有“一念守真灵”保证其神识的回归。

    “可他这样主动让神识与试炼石碑对抗,一旦出现什么岔子,就算神识回归了,他也会变成一个半拉白痴,从此神志不清啊!”马叉叉再次紧张起来。

    因为,选择走这条路之后具体会出现怎样的情况,马叉叉也不得而知,它也只是听闻过,未曾真的见过有人走这样的路。

    试炼地,沈昊的自身的感受则是这样,他不舍得斩掉过往的情感,这是他的执念,可他也有清楚的意识,知道所有的景象皆是虚的,这是他的真灵,与其执念交织在一起,两者时而对立,时而共生。

    与此同时,他的神识之力也在与石碑中的奇异力量对抗,但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因为那股力量实在太诡异了,看似虚无缥缈,却又像是扎根于他的神识之中一般,根本无法根除。

    “难道只有斩掉那些情感才能根除这股力量吗,亦或者是……”沈昊在思索,这种奇异的力量影响的是他的潜意识,理论上来说,除非他斩断那些羁绊,否则根本无法从根源上将之磨灭,可他又不可能这么做,所以这本身就非常矛盾。

    又或者是他*神识,而后重组,让一切重来,但这等同于自杀!

    “当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吗?”千百次的尝试之后,沈昊近乎绝望,他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路,差点真的想斩掉那些情感,可最终他还是不舍。

    “我的过去,我的回忆,那都是我的一部分,若连这些都没有了,我变强还有什么意义!”沈昊想怒吼,想咆哮,他的神识之光在疯狂跳动!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他冷静下来,决定再次尝试,这一次他开始反复揣摩那段感悟中的那句话,想从中寻找出路。

    “虚幻亦是真实……”看似矛盾,却又似乎有迹可循,那片景象是虚幻,这一点他明白,所以他的真灵清醒,不会真的迷失,可虚幻的来源却是他真实的情感,是他的执念,执念不散,那种力量便会永远长存。

    “所以,那股力量真正的来源,其实是我的执念!”沈昊大彻大悟,激动不已!于是,他不再与那股力量对抗,而是尝试把它与自己的神识同化,将之视为自己的一部分。

    神识的本质是什么?就是修士的精神世界,那是虚的,而神识便是精神力量的有形体现,本身就是虚幻与真实的交融体,就像他的执念与那股力量,也是虚与实的映照。

    沈昊觉得自己似乎领悟了一些非常关键的东西,他将自己的神识视为一片汪洋,那里面包含了他所有的情感与执念,而那股力量不过是一颗丢入其中的小石子,虽能泛起一丝波澜,却终究会被纳入汪洋之中,成为汪洋的一部分。

    “怎么会这样!?”内界中,那颗水晶球前,马叉叉惊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它看到了什么?沈昊的神识竟完全将那块石碑包裹,而后又安然无恙地回归到他的肉身之中。

    “他没有斩掉执念,却能脱离石碑的掌控!?”马叉叉嘴巴张的老大,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更令它惊悚的是,这小子起身后,竟将神识在周围的石碑上一一扫过,而后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清醒的站在那里!

    要知道,每一块石碑都有着针对神识所设计的不同的试炼之法,可沈昊只是通过了第一关便已经对后面所有的关卡都免疫了。

    “这他妈的是个妖孽吧???”马叉叉没脾气了,本以为神识是这小子的短板,没想到一次试炼过后,竟变得这么恐怖,它呆望着水晶球,内心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试炼之地,沈昊扫了一眼周围的石碑,决定继续前行,因为这些东西已经对他产生不了任何作用了,他的神识如同一片汪洋,海纳百川,心境更是稳如磐石,不可撼动,这里再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到他了。

    “前方应该是针对肉身的试炼之地了吧。”沈昊自语,通过考验后,他的神识之力提高那是毋庸置疑的,现在扩散开来,可以轻易的感受到前方那种杀伐的气息,宛如一方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