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诸天 > 第三十八章 来自禁区的生灵
    “啊!”

    男子表情痛苦,胸口处的甲胄凹陷下去一大块,他大口咳血,肺部遭到了重创。

    在横飞出去的过程中他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攻击他的生灵,可奈何剧痛令眼前模糊,只能依稀看出是一只雪白的生灵,像是一匹……马,可为什么跟个耗子一样大?

    他根本没机会再继续看清,便眼前一黑,带着疑惑和不甘昏死过去。

    “什么情况!?”

    另外三人同样诧异,这哪儿冒出来的一个奇怪生灵,莫名其妙地就拿头顶人,跟得了失心疯一样!

    而且下手又黑又准,速度也快到惊人,最关键的是,其攻击的力道也相当巨大,竟然直接将一名晨曦境的修士给撞晕了过去。

    况且,它居然还能口吐人言,寻常野兽怎么可能做得到,这是成精了吗!?

    其中有两人想要立刻动手,但被他们的“头儿”拦住了。

    “你是谁,来自哪个种族?”四人中的“头儿”问道,语气还算冷静,并没有太过激或是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

    其实,若是换做之前,按照他们的脾气,若是有谁敢这般行事,早被他们灭了不知道多少回了,连全尸估计都保留不了,但眼下这个时节,加上这片地界,他们不敢妄动。

    毕竟这片地带前些时日发生的诡异太多,再加上王城的高层也提及过,九州即将面临一次全面复苏,秘境开启,各大种族齐出,有些一直蛰伏在内界中的古老而奇怪的种族都会慢慢出世。

    而眼前的这匹“怪马崽子”明显不简单,不仅实力强劲,而且还能口吐人言,绝非寻常的变种凶兽。

    再加上它奇特的外形,确实令他们有些忌惮,生怕是某些蛰伏在华山周围的特殊种族的子嗣,若真是这样,那绝非他们能惹得起的,所以他们暂时忍住了火气。

    “你马爷爷就是黑尾天马族的当世传人—马叉叉!”马叉叉神态“一本正经”,相当傲气,说的和真事儿一样。

    三人当场就怒了,什么狗屁“黑尾天马族”,听都没听过,一看就是瞎编的,分明就是在故意挑事儿,又不愿说出真实身份,在这儿胡诌,而且这它奶声奶气的,一看就是某种生灵的幼崽,毛都没长齐却在这儿横。

    其中一人对那个“头儿”道:“头儿,这家伙是在拿我们开涮,在这装十三呢!”

    “不错,说不定就是一只山林间的土耗子,吃了什么特殊的异果,成精了,变成马的样子,并且能口吐人言,而自身又承受不住异果的能量,才会神志不清,在这撒野,要我说还不如直接把它给炖了!”另一人在一旁符合,完全没把马叉叉放在眼里。

    “我顶你个肺!”马叉叉怒不可遏,它现在最恨别人拿它体型说事,恨不得立刻幻化出原形给这几个杂碎好好看看什么才叫天纵神武,头角峥嵘之资。

    若它还有当年的修为,又怎会被这样诋毁,莫说这几人,就是王城中那些所谓的神级老祖来了都不够看,依旧要对它毕恭毕敬!

    可现在呢,当真是驳落平阳被犬欺,它二话不说,再一次大头朝前,向着那个说它神志不清的男子撞去。

    “还怕你不成?”三人中的“头儿”也怒了,他做事相对来说谨慎些,可也不是随随便便让一匹怪马涮着玩儿的,明明是对方先动的手,结果还那么横,在那胡诌一气耍他们,就算他是泥人,此刻也有了三分火气。

    他果断出手,超越晨曦境的奥义直接展现出来,朝着马叉叉镇压过去。

    可马叉叉是谁?当年叱咤风云,争霸上古的异兽,就算现在道果尽失,重头再来,但过去的眼界以及战斗经验,又怎么是这些人能比的了得,可以说凭它现在的战斗经验,所能展现出来的战力,除却像沈昊这样在晨曦境跨越极境的修士之外,其余的,哪怕是同等境界的神兽幼崽,只要未曾跨越极境,都不能对它产生威 胁。

    只见它反应迅速,立刻转向,躲过了这次攻击,而后两只马蹄在虚空中奋力一蹬,竟能借力于此,整个身躯再度拔高,跃过三人后,飘然落地,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连山坡后的沈昊看了都感到惊讶。

    “有点意思,我能感受到你体内浩瀚的精气,莫非真的是吃了什么了不得的异果,耗子变马,成了山精?”那个“头儿”冷笑。

    因为他看得出来,这怪马虽然实力不俗,但却仍在规避他的攻击,很明显,它并非自己的对手!

    马叉叉一张马脸直接气歪了,大吼道:“你马爷今天不把你们打得桃花满面开,你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哈哈哈哈,这马耗子急了,不过是个奶声奶气的小家伙,不滚回窝里喝奶,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三人大笑,根本没有一丝慌张,相反一个个双眼放光,打算将马叉叉生擒活剥,因为它体内的精气太旺盛了,绝对是大补!

    无论这怪马有多超凡,但毕竟还在晨曦境,面对他们超越晨曦境的“头儿”依旧不是对手,所以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顾虑。

    “臭小子,你还躲在那干嘛,不是要检验自身成果吗,机会来了!”马叉叉朝着山坡后的沈昊大喊。

    它现在已经是气急败坏,对方居然敢叫自己“马耗子”,要不是忌惮那个超越了晨曦境的男子,它早就自己动手这把三人给宰了。

    “哦哟,还有同伙?”三人顺着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看起来很敦实,有些憨憨的少年从远处走来。

    三人很警觉,一见是一个少年立刻搜索神识中王道宁留给他门的印记,看一看是否为太华村中的某个人。

    然而他们发现,眼前的少年并非是其中一员,这让他们很奇怪,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傻小子,这里不是数日前才发生过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么,本以为不会再有别的生灵了,怎么一个接着一个?

    “小马,身为黑尾天马族的一员,对付这几个烂番薯,臭鸟蛋还有困难么,不应该呀。”沈昊轻笑道,神色中略带傲气。

    “好胆,黄口小儿,你可知道我们是谁!”三人大怒,这小子看上去憨厚得很,怎么说起话来这么桀骜不驯,同时他们心中亦在打鼓,难不成还真有黑尾天马这一种族!?

    “你们是谁?呵呵,你们怎么不问问我是谁?”沈昊很轻慢,完全没有正眼看这三人,一副来头大到无边的样子。

    “我管你是谁,敢惹王城中人就是死罪!”其中一名男子脾气很暴,直接就朝着沈昊冲了过来,想要镇压。

    “去!”

    沈昊不慌不忙,表情随意,轻轻一挥手便将男子甩飞,像是甩开一片叶子,一张纸一般轻松。

    “不要妄动!”三人中的“头儿”提醒道,他能看得出来,眼前的少年虽然其貌不扬,但其体内神力汹涌,看不清深浅,像是一头洪荒猛兽,绝对比那匹怪马还要恐怖。

    同时,他全神贯注,将自身调整到最强的状态,准备随时出手,与其一战。

    “你当真要与我动手?”沈昊面带微笑,依旧是一副轻松随意的样子,一时间竟真的唬住了三人,双方僵持不下。

    一来是因为害怕沈昊真的大有来头,二来亦是觉得沈昊很强,再加上那匹怪马,就算三人联手,亦没有十成的胜算。

    “少年人莫不是哪个隐世大教的弟子?若真是这样,那倒是误会了。”三人中的“头儿”忽然面露微笑道。

    他看似是在“示弱”,语气变软,事实上他是故意的,那些所谓的隐世大教,家族,虽说很少在世间露面,但其名号他还是知道不少的。

    尤其是属于雍州范畴的这些大教和家族,身为王城中人的他几乎每一个都知晓,若是眼前这个少年像那匹怪马一样,说出的身份有问题,他可以趁其不备,立刻出手,抢得先机。

    “什么隐世大教,神秘家族?我刚从家里出来没听说过这些。”沈昊表情随意,指了指华山说道。

    可这一指却令三人惊惧,脸色瞬间大变!

    眼前这个少年竟是禁区出来的生灵!?

    一旁的马叉叉偷笑,看来他们的计划成功,这三个人被唬住了。

    事实上凭他们俩的战力,想要杀掉这几人,而后不留姓名,事了拂衣去并不困难。

    但这里毕竟是太华村附近,他们又是王道宁的手下,若毫无缘由的死了,事后又不知道凶手是谁,难免会惹人怀疑,若是再去杀了向东,凭王道宁老谋深算,很可能会怀疑他们的身份,到时候他们想要离开雍州就相当困难了。

    但若是现在就造一个来历惊人的假身份,再借这几人之口传出去,那将完全不一样,所以两人合作唱了一出双簧,看上去对话很少,其实暗地里一直在用神识沟通,目的就是为了唬住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