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诸天 > 第四十一章 暗杀计划
    沈昊愣住了,原来马叉叉大费周章,花了这么多心思就是为了让他现在去杀向东。

    可这又是为什么,在他看来,只要假冒成禁区传人然后便可堂而皇之的和王道宁的四个手下一同前往东山城,接着将向东给斩了便可,又何须整这一出?

    他很疑惑,直到现在都搞不清楚。

    “小子,你涉世不深,拎不清深浅,等你将向东斩了,静观局势变化,便知道是为何。”这次马叉叉表情很郑重,不像是在开玩笑。

    而后它又问道:“我现在只关心一点,一天之内你能否将他斩了再赶回来?”

    “足够了!”

    沈昊很有信心,毕竟之前曾和向东交过手,对对方的实力有所了解,而且向东在上次与他父亲交手后还曾身负重伤,以他自己现在的状态,定能将其击败。

    “你必须选择暗杀,不要弄得满城风雨,实在不行也一定要在第三日清晨之前赶回来!”马叉叉神色郑重无比,少有的如此严肃。

    “另外我还要再传你一法。”马叉叉言罢,直接跃上沈昊的肩头,而后两只马蹄快速划动,在虚空中勾勒出一道道符文,组成一张大网。

    一时间,周围灰雾弥漫,全部自那张符文网中涌出,仿佛可以隔绝天机,蒙蔽神识,阻隔一切气息扩散。

    沈昊惊讶,这种灰雾他很熟悉,曾在天驳族试炼地的那片古战场中与其打过交道,那片掩盖了整片战场的灰雾简直就是阻隔神识的超级壁障,曾一度令他捉襟见肘,此刻再度看见又怎么会不惊讶。

    “这是我驳族的另一种神通,名曰‘遮天蔽日’,可以蒙蔽天机,欺天瞒神,一旦布下,身陷其中的人便无法与外界产生任何联系,同样,外界也感应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马叉叉略带傲气,对此法相当有自信,道:“若是将这种神通修至大成,更可以限制对手神识,令对方反应受到限制,就好像你在试炼地时一样,根本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受到攻击!”

    这绝对是一宗无上神通!

    沈昊感叹,天驳逐龙,敢与神兽火并的种族果然有其超然的手段,多次参悟马叉叉所传授的“遮天蔽日”,  沈昊已经粗略的掌握了这门神通,虽然还不能限制对手神识,但已经能做到封锁一方狭小的空间。

    现在万事俱备,他可以上路了!

    沈昊神色冷冽,杀气腾然而起,当初来犯太华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再加上他之前曾败给过向东,此番他定要一雪前耻。

    他独自上路,马叉叉并没有跟随,因为他们这样的一人一兽太过显眼,很容易被人记住,而且马叉叉对他说那四人还有用处,所以要看着他们,免得四人睡在山林间成为凶兽的血食。

    这次行程很特殊,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去杀人,即便沈昊信念坚定,对向东只有杀意,但真正上路前往东山城时,他还是免不了有一丝紧张,心情复杂。

    毕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得成熟且杀伐果断也并不是一件易事,况且第一次杀人就是去暗杀,这样的心理压力会比在战斗中与对手一决生死更重。

    沈昊一路疾驰,脑海里不断思索着这次暗杀他应该做的准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时机、地点、自身的外形以及如何接近向东这个一城之主都是他要考虑进去的。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次跨境界的对决,更是一个需要精心布置的缜密计划,最关键的是,他只有一天的时间。

    直到现在沈昊才体会到马叉叉为何担心自己能否在一天的时间内完成这次暗杀,确实很紧迫,他之前不够冷静,有些欠考虑了。

    此刻,沈昊放慢了前进的速度,冷静下来细细考虑这次暗杀计划。

    首先是时机,暗杀时间最好放在晚上,也就是明晚,这一点并不需要多做考虑,没有人会愚不可及的选择在白天暗杀。

    第二便是地点,他没有去过东山城,对那里并不熟悉,所以待他到达那里之后,必须要花一些心思对整个东山城的结构以及布局做一个深度了解,方便他找合适的动手地点以及之后的撤离。

    第三,自己的外形必须要做变化,现在的这个样子绝不能出现在东山城之中,否则一旦向东的死讯传出,自己又在城中露过面,那之前的一切就都白费了,他和马叉叉可能就无法离开雍州了,所以他的外貌还需要再做变化,越是相貌平平越好,最好就是那种别人即使看过都记不住的平凡样子。

    至于如何接近向东,沈昊确实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这是一个相当奸诈狡猾,世故圆滑到令人作呕的人,寻常的理由定然不可能说动他,甚至会令他起疑,想要接近他,的确需要慎重考虑,并且还要见机行事。

    几项要素考虑完毕之后,沈昊总结了一下他接下来的要做的步骤,发现时间确实很紧迫。

    因为,他需要在明晚之前到达东山城,而后勘察整个城镇的结构和布局并且牢记于心,之后还要想办法接近向东,并且布下“遮天蔽日”符文,最后才能与其进行对决。

    想到这里,沈昊再次全速前行,并且在此期间,他的外貌也在发生变化,变得极其普通,很平凡,放在人堆里根本不会被注意到。

    等到沈昊来到东山城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他在一处小溪边照了照自己变化过后的脸,觉得很满意,而后便准备入城。

    “站住!干什么的!”

    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城门口,只见一个侍卫凶神恶煞地拦住沈昊,要对他身份进行排查。

    “面孔很生,哪里来的乡下小子?”

    这名侍卫态度很差,见沈昊相貌平平,再加上他一身修为藏而不露,看上去与凡人无二,故此神色间略带傲气,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对此沈昊并没有计较太多,他不是来惹事的,并不想打草惊蛇,这等势利小人便由他去好了,况且这本就是他要的效果。

    于是他道:“大人我是周边村庄的村民,家里长辈要我进城赶集,带些东西回去。”

    这种排查对沈昊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这名侍卫修为很低,仅仅只有晨曦境一重天,神识之力相当弱,沈昊在与他对话期间便不动声色地将神识之力扩散开。

    而后,他那如同汪洋瀚海般深邃的神识力量几乎是在瞬间便将之吞没,其效果类似于摄神术,现在沈昊说什么那名侍卫都只是茫然地点点头,不会有任何反驳。

    很快,沈昊便轻松过关,而那名侍卫也在转眼间就忘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东山城中灵气相比于外界要浓郁很多,在这里即便是凡人的体质都比附近村庄中的凡人要强上很多。

    沈昊不得不承认,这就是贫富与贵贱之分,要知道,一些村庄中的凡人为了生存,动辄便要与凶兽性命相拼,而且即便是这样也不能做到人人都可以生存下去,很多小村庄中的人常常都要面临生老病死。

    而城中的人,几乎不用做什么便可以坐享其成,这种情况现实得令人心酸、悲哀,他越发觉得,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庇护自己在意的人。

    过了一会儿,沈昊摇了摇头,收起思绪,现在还不是感慨的时候,他需要抓紧时间,对整个东山城的结构做一个认真的观察。

    整个城镇呈现规规矩矩的四方状,周围的城墙似乎被神通者加固过并且设下了禁制,寻常修士甚至连他自己在内都无法轻易攀登上城墙,更别说将其破坏了。

    “看来是为了防止外来者入侵所设下的限制。”沈昊轻语,这对他来说是个坏消息,想要在暗杀结束后翻墙走人似乎不太现实了。

    万一他与向东一战中“遮天蔽日”失效或是发生别的什么意外,惊动了城中的其他人,那么他想从城门轻松离开更是难上加难,这样看来,似乎很难有万无一失的办法。

    “恩?这里的禁制似乎收到了破坏。”

    很快,沈昊有了新的发现,城墙的某一处裂纹密布,其中的禁制遭到了破坏,而且暂时还没有被修补过。

    这是怎么一会事,简直是天助他也,沈昊不禁抬头朝着这处受损的城墙外望去,而后他便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正对着华山的方向,想必是之前的发生的一桩桩事件多多少少还是对这里产生了细微的波及。

    想当初,若不是他太华的祖祭台一展其神秘威势,莫说东山城,就是整个雍州都要在那次天劫和战斗中遭殃。

    太华村的灭族之恨的始作俑者,正是雍州王城的大人物,而在整个雍州面临大难之时,救了整个雍州的又偏偏是太华村,这当真是嘲讽,沈昊冷笑。

    更令人心寒的是,根本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相反人们的关注点反而是在天驳,祭台之上,认为那才是值得去深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