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诸天 > 第八十四章 血战到底
    轰!

    此地像是发生了一场超级大地震,虚空仿佛都在跟着颤栗,冀州王城与毕方族的两名最高战力出手凌厉而狠辣,势必要将沈昊强势镇压。

    此子绝对留不得!

    他们达成一致,不仅要将其淘汰,更要废去沈昊的一身修为,因为他实在太惊人了,两人自问自己在几年前尚处于沈昊这个年龄时,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别说他们,就算是外界的那些神通者以及更高层次的修士中,又有几人能像沈昊这般在这个年龄段便展现出这种堪称无敌的姿态?

    最关键的是,他走的还是自创玄功这条路,现在就已经这般惊艳,天知道今后会演变成怎样!

    此人太过妖孽,天赋惊人,若是任其成长下去,很有可能会打破九州现有的平衡,必须扼杀在摇篮里!

    在场的很多人此刻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在各自的势力中被冠以精英的称号,是同代人中的佼佼者,但此刻看到沈昊的表现,心中都倍感压力。

    不过他们虽然有这种想法,但都暂时按耐住了,这个沈破军太强了,想要对其出手还是要先掂量一下自身。

    他们在观望,坐看沈破军与此地的最高战力一战,以此来推断其究竟强大到怎样的地步。

    通玄境九重天的修士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被冠以这片秘境的最高战力,自有其统治力。

    这些人通常都已经非常接近神通者了,一身玄功早已达到圆满,能动用的手段,对大道的理解都远超其他通玄境修士。

    那种压制力,此时的沈昊有着切身体会,的确挡不住。

    仅仅一个照面,沈昊便判断出,这两人联手自己无法抵挡,没有任何机会,所以他立刻选择后撤,同时撑开自身玄功,将其发挥到极致,浑身光芒万丈。

    那两人的手段太强大了,施展出的神通秘法中包含的符文奥义几乎达到了通玄境所能达到的极致。

    这种力量不是依靠他自身玄功能够容纳万道的手段便可对付的,力有穷尽时,这种力量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若是只有一个人,那还好说,无论是万法不侵或是将其附拾接纳他都可以勉力一试,但现在是两人联手,他根本顾不过来。

    尽管他现在在不断后撤,尽可能的躲避两人的攻势,但还是免不了被一缕神光扫中,那股力量被自身玄功隔绝了大部分,但最终还是有一部分渗透进来,击中了沈昊的真身。

    砰地一声,沈昊若遭雷击,整个人横飞而后摔在地上,强悍如他的肉身此刻都近乎要散架了一般。

    “终究还是不能逆天啊!”

    很多人冷笑,对这样的结果丝毫不感到意外,沈破军是很强,但毕竟没能在通玄境跨越极境,面对两大九重天的最高战力,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

    “做人不能太过张扬,否则吃亏的还是自己,须知无论何时,总有人能够制约你。”有人在对沈昊冷嘲热讽。

    在这种关头,没有人会替他惋惜,都已自身利益至上,巴不得沈昊早点被淘汰,这样一来他身上的三转元灵果便会成为公共目标。

    “今日废去你一身修为,在痛苦中忏悔吧!”

    两名最高战力冷笑,他们才不会管沈昊曾怒斩穷奇,为人族正名,他们只会考虑到若是任由此子发展下去,会威胁到己方,必须将其除掉。

    他们的笑容很残忍,四只手掌发光,朝着沈昊的头顶按了下去,要毁去其一身玄功,轰散其人体晨曦,将他给废了。

    “你们敢!”

    这时,豫州王城的最高战力出手了,如同一头暴怒的野兽,狂啸着杀了过来,要阻止二人。

    他此刻对于沈昊的看法早已改观,这小子虽然平日里狂傲不羁,不懂礼数,但在关键时刻还是讲义气,有担当的,对方为救凌霄以身犯险,自己又怎能袖手旁观。

    在他的双臂之上浮现出一道道纹路,那是阵纹,此刻朝着二人激射而去,等同于将他们拉入了一座大阵之中,令两人短时间内无法再对沈昊出手。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一人面对两名同境界修士还能支撑这么久的原因,一个人就相当于一座大阵,群战中的牵制能力太强了。

    冀州王城与毕方族的两名修士此时怒不可遏,原本都要得手了,在这关键时刻却被人横叉一足。

    此地的虚空都像是被封锁了,两人如同身陷泥潭沼泽,行动变得迟缓了许多,眼睁睁地看着沈昊再一次远遁。

    他们在怒吼,不断轰击着那些阵纹,之前就因为这个原因从而导致长时间都拿不下豫州王城的那名修士,现在又再一次被牵制,着实令他们愤怒。

    豫州王城的那名最高战力额头在冒汗,口中喘着粗气,很显然,施展这种神通秘法对他来说消耗很大。

    这种牵制能力持续不了多久,否则自己也不会在之前的对决中节节败退了,虽然如此,他依旧在拼命,为沈昊争取时间。

    沈昊远遁后便立刻盘坐调息,他自然明白豫州王城那名修士这样做的原因,也看出对方支撑不了太久,所以他必须要抓紧时间!

    好在自身的玄功足够逆天,被那一缕神光扫中后尽管浑身如同要散架一般,但终究不是太严重的伤,再加上此地的灵气足够浓郁。

    在经历短暂的调息吐纳之后,旺盛的精气将他的肉身从头到脚洗刷了一遍,很快他便恢复到巅峰状态。

    而后令人惊讶的一幕再度出现,沈昊竟二话不说,再度杀了回去,战意丝毫不减!

    这特么还是个人么!?

    不少人都张大了嘴巴,这个沈破军不久前才吃过亏,此刻刚刚恢复便又立刻杀了回去,连让自己喘息的机会都不给,这是得好战到什么地步?近乎疯狂!

    于此同时,经历了连番大战,豫州王城那名修士显然有点支撑不住了,周围的阵纹开始变得模糊,冀州王城的最高战力见状开始咆哮,打算挣脱出去。

    他的双足在发光,脚底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文,朝着沈昊那里蔓延过去,在此期间,他的真身亦在沿着那片符文不断变换着位置。

    一息万里!

    这名冀州王城的修士正在动用这一无上神通,速度快的离谱,身形如光影一般变换难测,每此都只留下一道残影,根本无法捕捉。

    此人脱困了,以极速破开了阵纹,豫州王城那名修士见状大惊,拼却一身修为施展手段要将其裹带回来。

    但可惜的是,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从其身上激射出来的那些阵纹根本追不上他的脚步,冀州王城那名修士几乎是在片刻间便已经来到了沈昊的近前。

    “不用管我,一人一个!”

    沈昊朝着豫州王城那名修士大叫,而后没有丝毫退却,直接一拳轰向冀州王城的最高战力,与其展开激烈大战。

    豫州王城的最高战力见此情形,立刻调转身形与还在其身边的毕方族最高战力激战。

    战场之上必须果断,容不得犹豫,再加上他对这个沈破军也有一定的信心,所以开始全力应对眼前的敌手。

    寒光照铁衣,这里顿时演变成为两大战场,豫州王城对战毕方族,冀州王城对战沈昊,冰冷的甲胄交织对撞,铿锵声响彻天宇。

    到了这步田地,四人都已经杀红了眼,全部都在竭尽所能,尤其是豫州王城的那名修士,各种神通秘法尽出,怒吼声与其周身的神光不绝,压的毕方族修士几乎不能喘气。

    早先一直遭到压制,差点就支撑不住,他心中早已动了真怒,此刻局势变化,他又怎会手软,心底的真火都打出来了,完全是一副全身心投入对决之中的架势。

    再看沈昊那里,他与冀州王城的最高战力缠斗不休,虽略微处于下风,但也已经有了一拼之力,不再像早先以一敌二时那般缚手缚脚,毫无还手的余地了。

    而且虽然他暂时落在下风,但其气势却丝毫没有落后,反而一直在上升!

    这就是沈昊,马叉叉口中的战体天成,对于对决有一种本能的激情。

    他渴望与对方一战,磨砺自身,在血战中体悟,一步步精进。

    沈昊此刻正在施展龙虎拳印,大开大合,霸气绝伦!

    当然,这是隐藏于曦光之下,以自身玄功加持施展而出,真正的龙虎神形并没有显现出来。

    他在对方的压制中疯狂找寻机会反击,他浑身的精气实在太澎湃了,战血都在沸腾。

    尽管与对手硬撼之时会感到手指发麻,浑身气血翻腾,但这并不会让他心生退意,相反,他的每一击都比上一击要猛烈几分。

    这着实令冀州王城的那名修士感到震撼,这个少年在战斗中的进步实在太神速了,已经到了夸张的地步,简直就是天生为战而生,为战而活。

    明明是处在下风,却没有缚手缚脚,反而像一头蓄势待发的洪荒蛮兽,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

    而自己虽然暂时处在上方,却阵阵心惊,认为绝对不能再任由对方这样发展下去,否则很难保证不会有变数产生。

    这个少年分明就是在以战养战,于压力中成长,自己决不能如他所愿,必须速战速决!

    “杀!”

    冀州王城的最高战力一声大吼,双足发出刺目的光芒,开始施展一息万里这项神通,要以速度取胜!

    成片的符文在其脚下蔓延,一时间此地到处都是残影,他的身形太诡异了,如光似幻,令沈昊难以捉摸。

    嘭!

    沈昊的背部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浑身气血翻腾,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又来到他的面前,朝其腹部又轰出一拳。

    短时间内的两次重击令沈昊口吐鲜血,直接被击飞,并非是他的反应不够,而是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

    他的身躯还没有坠地,那名冀州王城的最高战力便又追了上来,再一次展开一系列的猛攻。

    不少人都觉得沈破军完了,通玄境巅峰的修士不可力敌,他这般贸然迎战往好了说是勇气可嘉,实际上就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接二连三的攻击逼得沈昊连招架都显得极为吃力,时不时就会挨上一两下攻击,片刻间便已经是遍体鳞伤。

    沈昊一叹,看来自己的极限确实已经到了,未曾在通玄境跨越极境,的确不能力敌处在这个境界巅峰期的修士。

    但他不甘,身躯虽然受损,但血液依旧在沸腾,对方仰仗速度力压自己,若是在这一领域与他对拼,自己确实没有任何胜算。

    他的攻击无法触碰到对手,就算是鱼跃神龙拳印那种可以将对手的神力化为己用的功效此刻也是无用的,对方的攻击太频繁了,而且无迹可寻,根本触之不到,无从化解。

    唯一进行防御的只有他自身的玄功,可对方修为远高于他,玄功早已圆满,部分神力可以渗透而入,硬拼之下也捞不到任何好处,自身还会受损。

    这是一个近乎无解的局面!

    鲜血四溅,沈昊的伤体越发严重,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面临败亡的风险。

    “你的路已经走到头了!”

    漫天的残影中,冀州王城的最高战力冷漠开口,双手接印,刮起一道道黑色旋风朝着沈昊力压下去。

    这一击的威力远超之前另外两名修士施展这项神通所展现出的威力,足以将沈昊彻底击败后镇压。

    “啊!”

    沈昊在大吼,他不甘心就这样败了,要做最后一搏!

    他双拳高举,拼尽一身修为硬撼这一神通,他全身的精气神都在凝聚,与这些黑色旋风僵持在一起。

    但很明显这相当吃力,那些黑光在吞噬沈昊双拳上的曦光,近距离甚至可以听到指骨断裂的声音!

    “真够顽强的。”

    冀州王城的最高战力冷笑,他不会给这个少年任何机会,极速再现,要趁现在将其一举拿下!

    就在这一刻,沈昊的眼神变了,从不屈到坚毅,再由坚毅转变为极度的冷静,就在那名修士攻向他的一瞬间,沈昊居然调转双拳,携带着那一道道黑色旋风反手轰击向对方!

    于此同时,冀州王城的最高战力惊讶地发现,在沈昊周身无尽的曦光之中,有一只圣洁的白鹤在展翅,仿佛翱翔于那缥缈的仙域之中!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