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情起难寻,伴你始终 > 第63章 要不是我命大
    “你想怎么讨回来?”

    席远辰反问姚映夕,姚映夕看着他,却在那一瞬愣住。

    是啊,她想怎么讨回来呢?

    姚映夕自问不是一个善于折磨别人的人,她做那么多,所求的也不过只是一个公道。

    “我报警了。”席远辰继续手上的动作,药水一点一点擦在她脖子上的那一圈淤青上,灯光下看着更可怖。

    席远辰眼神更冷了,但说出的话却难得带着安抚的意味:“好好休息,事情我会安排阿南去处理。”

    姚映夕看着席远辰,这一秒钟,莫名的觉得安心,她相信他,相信他会帮自己处理好这件事。

    “席先生,谢谢你。”姚映夕开口,脸上露出了点笑容。

    席远辰手一顿,眼睛划过一抹复杂“嗯”了一声后,起身站起来,从卧室走出去。

    一天后,阿南告诉姚映夕,许馨雅已经被正式刑拘。

    两天后,阿南告诉姚映夕,警察那边已经准备以故意杀人罪起诉姚映夕。

    三天后,那天晚上离开后就没有来过公寓的席远辰来了公寓。

    姚映夕正在网上查资料,听到脚步声,席远辰已经走到她的面前。

    “席先生。”姚映夕连忙站起身来。

    席远辰应了一声,视线落到电脑屏幕上那一行“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字上,眸光深了深。

    “外面好冷,你冷不冷?我去给你泡杯咖啡。”

    姚映夕说着就已经往厨房走,席远辰扣住她的手,声音冷淡的开口:“不用,去换衣服,等会有个饭局。”

    姚映夕已经习惯了席远辰带她出去了,闻言,点点头,也不多说,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划了一个淡妆。

    两人从公寓里出来,一直到车上,都没有交流。

    姚映夕虽然在云城生活了十多年,但是熟悉的地方也市中心的商业街,还有以前住的烂尾楼那一片,出了市区她其实就不太认路了。

    她看着外面已经不熟悉的街景,侧头看了一眼席远辰。

    席远辰闭着眼睛假寐,清俊的侧颜带着些许凌厉,姚映夕看了几眼,他眼皮动了动,连忙把视线挪开。

    大概过了五十多分钟,车子在一家度假酒庄停下来。

    车子停下,席远辰也就睁开眼睛,他打开车门下去,姚映夕也连忙下车。

    席远辰站在车旁等她,姚映夕下去后,伸手挽住他。

    两人往里走,姚映夕忍不住试探的问了一句:“席总,今晚的饭局……重要吗?”

    席远辰站定,转身面对着她。

    他转身,姚映夕便挽不住他的胳膊。

    席远辰开口:“不管什么饭局,你在我身边,就不需要害怕。”

    姚映夕蜷了蜷手指,心里泛起一股暖流。

    “好,我记住了。”

    姚映夕露出一个笑容来,席远辰牵着她的手继续抬腿往前走。

    到包间的时候,姚映夕才知道今晚请席远辰吃饭的人是许恒远夫妇。

    刚开始那一两秒的时间过后,姚映夕的心思就没有波动。

    许恒远跟何勤芳看到两人,连忙就上前:“席总,小夕,你们来了啊,快坐,外面冷不冷?”

    许恒远说着,何勤芳脸上已经带着温柔的笑容给他们两个倒热茶。

    “许总客气了。”席远辰勾了一下嘴角,带着姚映夕落座。

    何勤芳一脸贤惠的两杯热茶端给他们两个。

    到姚映夕面前的时候,她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姚映夕看见了,勾了一下嘴角,在何勤芳抬手的时候,故意抬手,把眼前的杯子给打翻。

    “嘭”的一声,姚映夕看着何勤芳,开口:“看样子,许夫人这杯茶我无福消受。”

    因为姚映夕的这一句,原本就僵的气氛就更冷了下来。

    姚映夕踏进包厢的第一秒,就知道今晚这顿饭是许家夫妻为了给许馨雅求情的。

    何勤芳脸上的笑容僵住,很快又恢复过来,像是不明白姚映夕话里的深意,声音很温柔:“小夕这话说的,我在给你倒一杯就是了。”

    说着,转身去拿茶壶,但是茶壶里没有水了,何勤芳喊来服务员,又要了一壶茶。

    姚映夕冷眼看着他们,面上没有任何表情。

    许恒远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席远辰握着姚映夕的手,捏着她的指骨,出声:“许总,还是那句话,我们两个都不是闲人,有什么话直说,不要耽误我们彼此的时间。”

    “席总……”许恒远被席远辰驳了面子,干笑,但是也恰好说出正题:“那我就直说了。”

    许恒远看向姚映夕,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再开口语气也带着难过:“小夕啊,爸爸今天主要是向你道歉的。”

    姚映夕冷眼看着许恒远,那目光太冷,许恒远一瞬间忘了接下去的话。

    何勤芳见许恒远忽然间不开口了,以为他是要反悔了,她立刻小跑到姚映夕的身边,抓住她的手,开口:“映夕,阿姨也求你,求原谅雅雅这一次。”

    “你们两个是亲姐呀……我们也不知道她会去伤害你,我知道,这件事最应该怪的人是我,是我没有教育好小雅,所以才会导致你们姐妹之间的误会这么深。”

    何勤芳说着说着就哭起来,眼泪不断的落下来:“小雅对你做的事,我和你爸爸会给你弥补,我们也会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是你们是亲姐妹,看在你们是亲姐妹的份上,你原谅她这一次好不好?”

    “小夕……”何勤芳说着,抓着她的衣袖怎么也不放:“阿姨求你了,阿姨求你了。”

    姚映夕低头看着何勤芳,嘴角勾出一丝冷冽的笑意,她看着她,一点点把何勤芳的手扯开:“许夫人,不好意思啊,做了坏事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许馨雅那么想弄死我,要不是我命大,我就成了她手上的一条冤魂了。”

    “席先生。”姚映夕说完站起身来,不再看何勤芳和许恒远一眼,对着席远辰露出一个笑容:“我想回去了。”

    席远辰看着她,片刻后才站起身来“嗯”了一声,拉住她的手往外走。

    何勤芳看着两人要离开,喊了一声许恒远,许恒远着才回过神来,上前拦住姚映夕跟席远辰:“许总,小夕。”

    “就当我这个做父亲的求你,你就原谅小雅,你要是不原谅她……”